康城現場:活地阿倫新作開幕

第69屆康城影展第三次以活地阿倫的電影開幕,《咖啡夜總會》(Café Society)本有機會歷史重演五年前《情迷午夜巴黎》的成功造勢,西岸取景也令人有《情迷藍茉莉》般帶來驚喜的期待,結果無論討好或討讚,都似在兩者之間。

最煞風景的是在開幕當天,他跟前妻米雅花露所生的兒子Ronan Farrow發表撐他養姊Dylan Farrow的公開信,重提兩年前她聲稱小時候被阿倫性侵犯的往事。阿倫對此當然不再回應,但也免不了在開幕禮上被司儀拿來公開取笑。儘管程度有別,他和波蘭斯基都是在美國被指性侵兒童,卻被康城奉為上賓,而不覺間二人皆已年過八十了。

《咖啡夜總會》以三十年代的荷李活為背景,紐約小子謝西艾辛堡前來投靠經理人舅父,如劉姥姥初入大觀園。美輪美奐的布景、服裝和攝影(首次與史多拉盧合作並放棄菲林),盡現這回不再是小本製作(改由亞馬遜發行)。他與舅父助手(姬絲頓史釗域)墮入愛河,失戀後黯然還鄉,把黑社會哥哥經營的「咖啡夜總會」打理得業務蒸蒸日上,又成功娶得美人歸(新歡舊愛都叫Vonnie,幽了奇斯洛夫斯基的《兩生花》一默)。結婚生子事業有成之際,卻在夜總會重遇舊情人,伊人已名花有主。二人愛火重燃之後如何是好?

婚外情固然是阿倫樂此不疲的題材,這回卻多了歲月、環境和人事的滄桑。謝西艾辛堡演小子出色當行(模仿活地式神經質自然之極),成了夜總會大亨卻像做戲咁做(主要通過阿倫的說書人旁白交代)。反而姬絲頓史釗域前後兩段不同的面貌(從討厭荷李活式浮華偽善到成了它的一部分),皆表現得絲絲入扣,幽怨的神態不時更勝千言萬語,演技成熟之速使人刮目相看。

影片勝在主線三角戀外,副線人物(如小子的父母、兄姊與姊夫等)也十分豐富生動,但篇幅所限,太多情節和信息都靠旁白和警句表達,論深刻自然不及《情迷藍茉莉》了。

原文載於2016年5月18日《明報》世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