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明:香港住屋非人居

住宅樓價高企,長期攀升,每創高峰,根據現時的走勢,沒有最高,只有更高,是不爭的事實。政府苦口婆心,籲市民買樓要量力而為,找地建屋,加強供應,但對樓價毫無影響,管理樓價辣招只令二手市場成交萎縮,大地產商一手樓卻賺得盆滿鉢滿。

雖說樓宇供應量增加,其實是一個幻象,實為納米單位所賜。過往四百方呎小型單位,一劏為兩三個納米單位,將價就貨,現在三百萬元的樓就只有百多方呎,比以往三四百方呎的生活面積小得多,現在的單位就如大學生宿舍那麽細,公屋也要萬多元一呎,自二○一五年後成為業主只是樓奴,生活及住宿質素下降。

地皮批出呎價天天高,政府居屋又與市價掛鈎,形成公私樓價互相競逐,要樓價自然回落,只是癡人說夢。未成業主的惶惶終日,擔心不能上車,又或傾盡洪荒之力上車,但未來薪金增幅怎可能追上樓價。林鄭政府又要用一年來作「大辯論」,建社會共識去覓地,但建樓需時,只是有姿勢,無實際,估計落成之時,樓價又是比天高,正是市民現時上車又死,日後上車更無望。政府要遏止瘋狂樓價,定要「出口術」,給市民明確信息,樓價在未來的一段時間會有一重大跌幅,甚至預期樓價下挫的深度。

租金隨樓價攀升,板間房、籠屋、棺材牀位呎價及得上豪宅,居住環境超惡劣,運房局長陳帆提議社企提供廉價租住單位,一片好心,但可見政府其實對此現象也束手無策。政府有丟空的公屋、宿舍、百多間空置校舍,為何不主動改裝,讓板間房、籠屋、棺材牀位的租客生活有回應有的尊嚴呢!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0日),原文題為〈非人居〉,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