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施壓 促梁君彥阻青政宣誓

青年新政兩名議員早前宣誓時發表「支那」言論及疑似說粗口,引發政府尋求司法覆核,建制派製造流會,外界關注建制派會如何阻止青政兩人就任議員,部分建制人士已將矛頭指向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批評梁沒政治承擔,直言若他拒絕兩人宣誓便能解決問題;昨日傍晚建制派10多人與梁君彥會面,據知席間不少人要求梁君彥「要做啲嘢」,要求他運用主席權力不允許兩人宣誓,究竟梁君彥會否接受,要待下周才能知曉。

有傳統左派指出,不可能無限期製造流會,形容一個人承擔總比所有人一齊好,認為主席應作政治承擔,更形容大不了事後梁君彥問責辭職,將壓力卸走。該左派人士稱,立法會主席本身是建制派議員集體選出,「選得你出來,就係要做呢啲嘢」,認為在「大是大非」議題上,北京不惜一切代價讓兩人無法宣誓,當中代價包括犧牲一個梁君彥。他反問,政治圈子內「有邊個唔可以犧牲?」,最多再補選另一建制派主席上場。他相信,此事亦不會令梁君彥的政治生涯「玩完」,舉例當年葉劉淑儀因為推《基本法》23條而落台,如今一樣無事。

有建制議員指梁君彥在宣誓風波中「卸晒責任」,相信梁君彥深知他當選主席的過程爭拗極大,本身已無威信可言,若今次再承擔政治責任,拒絕讓青政兩人宣誓,將會「萬箭穿心」,形容他拒絕承擔只是為求自保。該建制派透露,聽聞中聯辦就今次宣誓風波交上北京的報告中,亦狠批梁君彥的處事方法。

建制派以策動流會阻止青政宣誓的做法屬兵行險着,有建制派議員表示,今次搞流會,不少支持者大力讚好,「讚到好似英雄咁」,惟目前主流建制派都不約而同認為不能再搞流會,否則民情風向又會再轉,故建制派亦積極研究在流會以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阻兩人宣誓之餘,又能令立法會運作下去。不過,對於下星期會否再搞流會,消息人士指未能排除,「若無其他方法,社會仍然對讓兩人宣誓有很大意見,或許只能再次流會」。

建制派10多名議員昨傍晚與梁君彥會面,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會後說,議員在會上各自表述意見,希望梁君彥考慮建議,再決定是否安排議員宣誓,暫時未有結論。據了解,會議上梁君彥先解釋為何他仍要讓兩人宣誓的決定,包括指出是按法律意見做法云云,但據聞與會者大多不接受有關解釋,部分人當面反駁說,梁作為大主席,無論是法律意見還是什麼建議,「其他人都只是畀意見,最終你要自己做決定」。

筆者聽聞,多名建制派都要求梁君彥考慮政府提出了司法覆核,既然有司法程序,便應延後青政宣誓一事,又建議梁君彥再找其他法律意見,看看有否其他選擇等,據知梁君彥會上並無回應,但有與會者形容梁「幾固執下」。

不少政界人士都相信,今次青政的做法已觸怒中央,有與來自北京人士接觸的資深建制人士透露,從不同層面感覺到中央對港態度因宣誓一事急速「轉硬」。他直言,連北京內部一些主和派都不敢多言,甚至由「鴿派」變「鷹派」。亦有多於一名政界人士曾向筆者表示類似擔心,今屆立法會亂局,令中央「鷹派」勢力再次抬頭。例如再有人重提,讓梁振英連任,因他只能再做一屆,可放開包袱,完成北京「硬任務」,例如推23條;到時等國安法落實,再換一個溫和路線也不遲。

李先知

網誌﹕specials.mingpao.com/LSZ.htm

原文載於《明報》聞風筆動版(2016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