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律師有否珍惜自己專業?

網民要求大律師公會、律師會,對建制派律師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作出處分,梁美芬回應立場新聞,指有關行徑剝奪其作為立法會議員的表達及言論自由,但隻字不提其作為律師,或城大法律教授應有之份。聲明不但沒有表明不認同「X你老母」,就連客套聲稱尊重法治的句子也欠奉。

聯署信內容提及三人行徑或構成妨礙司法公正、侮辱法治,甚或藐視法庭,並提到馬恩國年前被大律師公會停牌,其具爭議發言並非以大律師身份發表,所以三人即使戴上立法會議員的帽子,也不代表其專業責任得以豁免。

提出有關集會觸犯法例論點的,除了有關信件外,還包括時事評論員黃世澤。他提及的條例中,上述三名立法會議員是否觸犯而可能有爭議的,包括《公安條例》第7條及第18條。連同聯署信提及妨礙司法公正、藐視法庭,是次集會極具爭議。梁美芬、容海恩及何君堯都理應避嫌,但結果他們大方出席,而且於參加者「X你老母」時未有阻止。梁美芬回應時也迴避信中法律觀點,就算不是侮辱法治,也明顯未有重視法治,未有珍惜自己的專業。

也許有人提出,既然他們並非履行律師職務,那麼他們也是人,為甚麼不能表達自己意見?那麼曾蔭權商討深圳東海花園租約時也並非履行特首職務,為何法庭判他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警察通例》對警務人員借貸、收受禮物、私人行為及紀律也有規定,且適用於其非當值時間。可見,並非履行律師職務,絕對不是忘記法治精神,忘記專業操守的理由。

如果他們珍惜自己的專業,理應於集會後或最遲聯署信發表之後,至少表明不認同過火的言論,甚或表明不同意對司法機構施壓。不過,如果三人現時才回應,也恐怕為時已晚。如果他們還珍惜自己的專業,還珍惜法治,早就應該及時作出修補。甚至,一開始就應該避嫌,不應該因著其政治考慮而出席,忘記自己的專業。

文:Allen@前線科技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