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世紀的民主

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出席白宮記者協會周年晚宴,更聲稱若他出席將顯得「虛偽」。

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公開與新聞自由開戰的民選總統。事實是,他對很多傳統核心價值也嗤之以鼻,人權、平等、公義,甚至簡單的對與錯,對他來說也不重要;但他是普選出來的總統,任何對他的公開批評他也視之為「邪惡」的、「虛偽」的和別有用心的,不值一哂。有朋友提醒,同樣情況也正在香港發生。

究竟廿一世紀的民主是什麼東西?有人說你不懂得玩「臉書」(facebook)便不要參選,因為注定失敗。回看特朗普的經驗似乎也有點道理。他的成功當選基於兩大重要因素:一、他把握到不滿現狀的民情;二、他把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玩得出神入化、深入民心。這是一個頗為重要的啟示;只要你能掌握着社會不滿的情緒,透過成功的互聯網操作,民意便輕而易舉地手到拿來,什麼能力、什麼理念、什麼核心價值也不是那麼重要。

廿一世紀的社會便是這樣。沒有人有空閒去咀嚼管治理念的論述,沒有人有空閒去量度參選人是否一位可靠的人。只要直覺認為他是敵人的敵人,便是可信的朋友,管他是犯了罪、坐過牢,也是人民英雄;一旦成為人民英雄,這人便神聖不可侵犯,任何人指出他的缺點或提醒公眾需要小心他的地方,也立刻會被視為邪惡、虛偽、妖言惑眾,是陰謀的一部分。

有反對發展民主的人跟我說,這正是為何特區不可發展民主的原因;因為民主只是顛覆社會、哄騙市民的玩意,只會帶來更大傷害,特朗普便是鐵證。聽了這些歪理,我更感心寒,但卻發覺很難說服這些人,因為事實似乎是站在他們那一邊。不經意地,我們與普選目標之距離又再拉遠了。

文:湯家驊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