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了一枚「炸彈」

2013年1月底

信報在2013年1月16日如期刊出〈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梁振英也如期發表首份施政報告。如我所料,他沒有提到在短期啟動政改,我也以為那文章會如往常般,不會有太多人認真讀過,因常有人說我的文章角度雖挺特別,但概念艱澀、文字枯燥,條理過於工整,因而趣味不多。但那文章至少引起了一個人的注意。

我收到一位叫Melody Chan的見習律師的電郵,說希望就那文章做訪問。過去我也有接受訪問,但多是就着社會事件提供法律觀點,單純因我文章的觀點而要求訪問,過去未曾發生過。我奇怪為何這文章能引起她的注意,就約她在金鐘一間快餐店邊吃早餐邊做訪問。

訪問中,我解釋了違反法律去把法律變得更公義,是以法達義,故公民抗命是合乎法治的。香港政制發展已到了關鍵時刻,若港人不願多走一步,就難以使中共讓港人有真正的民主。這也是我第一次提出,能在事前公開招聚萬人誓言佔領中環,就好像手上有了一枚核彈,迫使中共談判。

最後Melody問我會否參與佔領。當時我的即時反應是會,因既叫別人去佔領,道義上我也必然要參與,事實是事前我完全沒有想過這問題。在過去的二十多年,我雖也關心及參與香港的民主運動,但多是以研究員或評論員的身分,六四晚會和七一遊行也不是每年都去。寫「佔領中環」時,也是出於研究香港憲政發展的學者身分。除了在大學時代以學生代表身分參與《基本法》諮詢工作的那段時間外,我從不曾站在社運前線。因此當回答說也會參與時,完全沒有想過我會在以後做什麼,除了是萬人中的一個。

Melody忠實地記述了那訪問,在獨立媒體發布,題為「以法達義:公民抗命的炸彈——專訪戴耀廷」。事前我不知訪問會何時發布,是收到一位基督徒朋友的電話,才知訪問稿已在網上瘋傳。若「佔領中環」是爭取普選的核彈,信報那篇文章就是一枚激起輿論熱議的「炸彈」。把它引爆的,就是這篇訪問。

(愛與和平之旅‧二)

原文載於2015年10月31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