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領動物醫學 續塑香港現代化

今天熙熙攘攘的繁華香港,曾經是個僅有7500人的漁村、海上通商者和海盜的避風港。

1842年,滿清政府根據《南京條約》把港島割讓英國。1842年至1898年開埠期間,又將九龍半島及新界先後割讓和租借給英國。成為英屬殖民地後,香港的人口開始增長:1915年達53萬人,1925年增至72.5萬人,1940年達到160萬人,到了1951年,人口更遽增至210萬人。

二次大戰後,由於本地勞工便宜、上海移民帶入大量資金、移居香港的難民創業精神旺盛,工業生產提高了居民的經濟收入,高樓大廈平地而起,有人發財、有人破產。一時之間,香港變成鈕扣、塑膠花、雨傘、紡織品、搪瓷製品的中心。到了上世紀60年代,香港已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

金融與地產

1970年底,隨着勞務成本的提高,傳統製造業北遷至廣東各地,製造業後繼無力,服務業騰飛,貿易物流、金融服務、專業服務和旅遊業成為香港經濟的4個重要支柱。隨之而來的是租金和地產價值上漲,本地經濟轉而依賴房地產市場。而今本地生產總值的五分之一來自地產收益,地產交易為政府提供三分之一的庫房收入,式微的製造業目前僅佔香港生產總值的4%。近一個世紀內,這座城市先後經歷了殖民統治、短期戰爭、社會動亂、製造業蓬勃發展,繼而轉型為服務性的經濟體。

1997年,始自泰國的金融風暴蔓延至亞洲各國,一時風聲鶴唳、人心惶惶。香港未能倖免,1998年的本地生產總值萎縮了5.5%,隨之而來的是連續6年的通縮。其間,美國網絡泡沫破滅,而2003年SARS甚囂塵上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地產市場跌入歷史低谷。直到2005年,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才得以恢復危機前的水平。

自然環境變化

在香港的發展過程中,金融健康並非唯一令人煩心的事。1968年,時稱「香港流感」大爆發,導致15%市民感染疾病。20世紀90年代後期,先有禽流感的威脅,接踵而來的又是2003年爆發的SARS,及近年四面八方來的流感,一再給香港帶來激烈動盪。

1892至1985年間,香港遭到數次水荒,尤其以1963至1964年最為嚴重,食水供應遠不足以支持人口的增長,曾經由每天供水4小時惡化到每4天供水4小時。此外,香港今天的空氣也不如以往清新,自然生態環境隨着周邊地區經濟與人口的成長而惡化。

可以再舉個例子說明一個基本問題。當今世界,每年有700萬人因經濟發展所附帶製造的空氣污染而死亡。與此同時,在70餘億的世界人口中,反而有三分之一的人沒有或者僅享有極其有限的能源。根深柢固的貧窮和不平等,導致世界上20餘億人口無法享受到潔淨的飲水、衛生的飲食、基礎教育和醫療服務,這些地區的居民因而壽命不長——平均僅50歲。現代交通工具無遠弗屆,缺乏能源的貧窮地區所爆發的SARS、伊波拉、寨卡等病毒,經由動物從貧困地區迅速感染「現代化」城市的居民。2003年爆發的SARS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當年百業蕭條的慘境,凡是經歷過的港人必然記憶猶新。

人與動物

200年來的香港歷史猶如過山車般忽上忽下。先有19世紀初的張保仔,一生變幻離奇——招安前,在海上劫商掠貨;歸附朝廷後,又參與緝捕海盜。從張保仔的日子開始,及至一次、二次大戰,經濟起飛,法治、人權、環保、民主,以及港人對飲食的喜愛與自豪,稱之為「世界上最令人心潮澎湃的城市之一」,可謂名副其實。

今天,我們可以批評許多香港的缺點——空氣素質差、房地產價格高、貧富懸殊、空間狹窄——但再怎麼也不能說她是個沉悶無聊的地方。我們享受飲食,欣賞李安導演的《飲食男女》,而王家衛的《花樣年華》更將這座城市摩天大樓下暗暗流動的豐富情感與浪漫情愫表露出來。

問題是,香港固然是個充滿活力的城市,卻從來不以創新著稱。她懂得適應形勢,也無疑能遇變求存、緊跟潮流,卻絕不是披荊斬棘的先鋒。究其往迹,我們很難看到她重視人類和環境依存的必然性。

作為什麼樣的世代,乃是由我們與地球上其他生物的互動所決定。一個不理解人與動物之間彼此依存、意識不到動物權利的城市,還能被稱之為「現代化的城市」嗎?「健康一元化」的概念與運動,旨在建立人、動物與環境之間的和諧與容納,珍惜三者之間相互共生的關係——照護伴侶動物、維護珍奇動物、提高食物生產的安全。

動物醫學院

我於2008年5月14日出任城大校長,同年7月7日與大學管理團隊提出成立動物醫學院,並於8月組隊赴歐洲、北美、紐澳進行研考。港府則任命梁振英先生於2008年10月22日出任城大校董會主席。幸運的是,梁振英經研討探索後,深刻了解動物醫學的重要性,故進而於2009年強力支持城大成立動物醫學院的主張。

與美國康奈爾大學合作,經多年籌劃,城大在胡曉明主席及校董會的支持下,於2014年創辦了動物醫學院。教育需創意,社會有愛心。2014年9月我在例行醫療檢查之後,腸胃專科林子雲醫師出其不意地遞給我一張20萬元的支票,就因為他看了新聞,全心贊助城大成立動物醫學院。之後,今年9月,當城大動物醫學院宣布計劃2017年正式招生時,他看報後,再次寄來第二張20萬元支票。醫生送病人支票的故事,你大概不曾聽說過吧!

事實上,社會各界支持動物醫學院,近年來慷慨捐贈城大超過8億港元,正反映出許多有心人關心動物醫學在現代化社會所扮演的角色。

創立動物醫學院,目標之一就是為了與世界結合、促進永續發展,重塑香港現代化的未來。動物醫學訓練有助於對抗威脅公眾健康的人畜共患疾病,保障食物安全(多宗食物污染醜聞後,食安問題已成為本地區重點關注的大事),還可以透過魚產提高食物生產量。我們的努力有助香港成為預防和控制傳染疾病的亞洲中心、改善動物福利、維護自然環境,為香港的年輕人創造新的就業路徑。

將來某一天,當香港真心認同動物在人類生存的絕對條件、對動物福利和動物醫療有所貢獻時,我們才有資格再次號稱為一個「現代化的社會」。

(本文為郭位校長在2016年9月19日城大宣布推出6年制動物醫學學士課程典禮上發表的演講;本文部分資料,曾刊載於英文《南華早報》)

文:郭位(香港城市大學校長)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6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