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兆聰、李家宏:世界的,還是中國的? 兩史合併的困局

對於歷史教育的基本想像,已故著名歷史學者羅香林在《中國通史》中指出:「讀歷史最大的效用,在於明白現在各重要事象的由來,其由來既明,則於未來問題的推索與解決皆有把握。」筆者認為無論歷史科是依據傳統「兩史分家」形式獨立成科,還是以「兩史合併」的形式作教授,只要課程設計能有助培養學生對人類文明發展的回顧、經驗和反思,即已能達到「透過探究歷史,推動文明社會的進步」的初衷,因此並無必要透過將中史獨立成科,硬性取締現行部分中學以「兩史合併」,即「歷史與文化科」的模式作歷史教學。

中國歷史科及世界歷史科在香港教育發展史中源遠流長,重要性毋庸置疑。同時,在傳統「兩史分家」的基礎,在過去,學界亦漸重視以「比較史學」作為分析不同時期與地域之間,人類文明接觸與發展的相互作用,作為歷史教學的另外一個具獨特價值的面向,因而發展出以「歷史與文化科」的「兩史合併」形式的教學策略。

教育局推出初中「歷史與文化科」課程那年,大力呼籲及鼓勵中學參與推行。固然,此科在當時是一個新穎的概念,因此多數學校仍然沿用舊制,將兩史分科教授,但後來亦有不少學校願意參與作出嘗試。然而不論沿用傳統還是開設新科,學校作出的判斷,均建基於針對校情、學生特質,以及科組同工的專業知識所作出的專業考量。作為任教初中歷史與文化科的教師,筆者想引用教學例子,分享本科如何實踐歷史教育,並帶出現實環境下,對是否毫無空間容納除「中史科獨立必修」以外的選擇的疑問。

中一級單元「東西文明的發展與帝國的出現」,涵蓋封建中國周代到秦統一期間,古代中國的政治、經濟及文化的演進的脈絡。在此之上,再加入世界歷史的角度,了解同一時期雅典的民主制度、羅馬共和國和羅馬帝國的統治概况,讓同學可以突破傳統的中西史獨立分析的框架,橫向探討大一統下不同政治形式的異同。又以中二級單元「西方列強向東方擴張」為例,教授清政府和日本幕府對「西力東漸」的回應,從中比較兩國對外政策與國際視野。而中三級單元「戰後的中國與世界」,從冷戰到新中國的成立,運用美蘇角力的世界歷史背景,了解新中國內政與外交如何深受國際形勢影響。

以上例子都反映兩史合併模式教學的特點,以立體寬闊的全球視野認識過去,避免只用單一地域的價值或規範進行論斷。在此基礎,已漸成熟完善的歷史與文化科,其結合各時期中外的歷史縱軸橫面發展的探究框架,是單靠中史或世史科難以滿足的獨特價值。然而站在教學專業的角度上,未見局方能提出任何對硬性復行「兩史分家」的具凌駕性的優勢與理據,將當日教育局極力推廣的歷史與文化科「殺無赦」,斷然廢黜。

立此存照,筆者無意否定傳統兩史分家教授的意義與價值,誠如文首所言,兩史分家至今亦為多數學校的行之有效的做法;爭議在於「兩史分家」抑或「兩史合併」在學術領域上同樣有其值得互重與同存的位置,是否有必要為了疑似成就「因特首在施政報告提出」的不合邏輯、與教學專業無關的理由,而要將中史獨立成科,繼而將其他行之有效的歷史教學可能性莫名其妙地抹殺?

為此,筆者感到疑惑與諷刺。如文首所言,歷史與文化科是教育局當年一手制定且促成,並大力鼓勵學校推行;然而今日,教育局又不惜「以生命值硬接」業界的批評與質疑,一手推翻當日玉成的好事,否定這科的存在價值。最重要的,是這種立場上的「急轉彎」,可謂難看之極——查閱教育局「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組」的一篇二○一三年(慶幸尚未刪除)的文章(https://goo.gl/7jf1dq),引述了多位資深歷史老師對初中中史獨立成科的看法,包括「尊重校情、不宜強制……學校可自由地選擇獨立中史科模式或綜合課程模式」、「信任教師、專業自主」等,相信不獨筆者,恐怕連教育局中人看見此文,此刻也不知如何是想。

在並無足夠學術專業說服力的基礎下強制規定來年中史分家成科,令一眾當日願意配合教育局願景,開設歷史與文化科的學校多年辛苦建立的血汗成果付諸流水,更需在本學年所餘無幾的時間處理「殺一科,開兩科」(即取消歷史與文化科,新開中史與西史兩科)的各項安排,包括現屆學生於來年兩史分家下的課程銜接安排、兩門新科的課程設計與規劃、課時及教學人員安排等,當中以最後一點最易被低估其影響。從兩次業界諮詢會可見,在局方不打算在課時與人手資源上作出額外投放的情况下,不難預見最終學校仍然只能無奈地安排非本科老師兼教歷史。

然而本來就沒有不吃草的好馬,任何一門學科兼教人員過剩,對教學質量以至老師本身同樣並非好事,也不公平。當然,局方對外一方面表示中史獨立迫切且重要,卻又不為此額外投放資源,那麼是否他們認為「識中文」便等於「可以教中史」甚至「教好中史」?這恐怕是一個讓人費解的悖論。

作者簡介:張兆聰,中學歷史科主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李家宏,中學歷史科老師、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11月10日),標題為世紀編輯擬,原題:兩史合併的「當年今日」——中史獨立必修,真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