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局長護主有功

橫洲醜聞,真相大白。綜合常秘局長司長特首記者會證言,公屋規劃由萬七縮水至四千,原因正正就是官商鄉黑勾結,「鄉紳吹雞,官員跪低」。

這並非官方之言,而是摸底游說的過程公諸於世後,公眾自然得到的結論。

張炳良局長如是說:第一次就萬七單位計劃向五位鄉紳摸底,鄉紳強烈反對,但官員仍然企硬。第二次摸底的對象,同樣是那五位鄉紳,但加入的,包括了發展工業邨的技術官員,官方提出同樣的萬七單位計劃,鄉紳繼續反對。到了第三次摸底,面對同樣五位鄉紳,官員態度轉變,橫洲公屋,萬七失蹤,只提四千。為何官員突然轉軚?張局長輕描淡寫:「翻查資料,係冇搵到關於嗰次會面嘅更多資料。」

摸底關鍵細節人間蒸發,被摸的鄉紳個個皆大歡喜,只知道公屋縮為四千。官員事後所說四千單位只是第一期,還有第二、三期,所謂分期發展,鄉紳們聽都未聽過。可見,分期發展只是愚弄市民的謊言,連時間表路線圖都欠奉,根本就可以不理,怪不得鄉紳們當從來沒有存在過。

官員見到貨櫃突然下跪,不是什麼棕土作業有經濟價值,也不是什麼安置貨櫃場爛車場有實際困難,而是徹頭徹尾的「欺善怕惡」。遷走幾條村幾百個非原居民,當然比搬走月入幾百萬由土豪劣紳經營的貨櫃場,簡單又容易得多。

梁特在記者會上「拍晒心口」,坦承縮水規劃是由他決定,說身為特首,要有擔當。但整個決策過程,卻頗堪玩味。房署官員摸底,鄉紳大力反對。官員向局長報告,主張分期發展。局長同意,將計劃向特首匯報,特首拍板,決定推行縮水計劃。

梁特口中的所謂擔當,就是如此這般,聽了由下而上匯報,如果決策錯了,惹來民意反彈,下面畀錯料決定自然會錯,一切都與梁特無關。所謂擔當,就到此為止。

如果說曾財爺與特首在記者會上表現得貌合神離,張局長與梁特首就合作得天衣無縫。張局長把責任百分百攬上身,多次挺身為梁特擋子彈。如果你們不相信縮水計劃真是摸底後審時度勢的結果,向鄉紳跪低的也並非梁特首,而是我張炳良。護主有功,最後必論功行賞。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