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講話的啟示

中央政府為紀念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實施20周年,於上月27日在北京召開座談會和研討會,張德江委員長發表了講話。在香港回歸20年的重要時刻,作為中央政府對港澳事務的負責領導人,張德江的講話,相信充分反映中央政府對當前香港局勢的研判。

對張德江委員長講話的分析,要做一些小心的比較。因為中央對港政策方針早已確定,這些方針政策也一再對港宣示,所以張德江委員長的講話,不可能找到一些前所未有的新觀點、新論述,所以必須在一些論述鋪排中去仔細分析。而剛好在5月初,張德江委員長訪問澳門,在東亞運動會體育館與澳門社會各界人士舉行座談會時,也發表了重要講話。把他對兩個特區的講話重點比較和對照一下,可以得到更多的啟示。

張的講話詳細交代了香港回歸的歷史。而這個歷史的背景,張德江就是強調「香港同胞與全國各族人民一道共享做中國人的尊嚴和榮耀」、「基本法充分凝聚了包括廣大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繼續推進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全面貫徹落實,更好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談論香港回歸的問題,是站在國家整體的大局之下來討論,而不止是把香港抽空出來討論。其中一個比較新的表述,就是指出「一國兩制的根本宗旨是有機統一的兩個方面,不僅要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而且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用上了「有機統一」——這不止「統一」,而且是「有機」的「統一」,就是防止有人把香港事務的討論,獨立於國家之外來討論。而這個「有機統一」的思路,就是貫徹了整個張德江的講話,對「有機統一」的反覆強調,當然就是針對近年的本土論述和港獨思潮而來。

強調3點 乃政治問題核心

對於香港回歸的歷程,張德江的講話有所提及,但重點則是在第二章:「認真總結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實踐經驗。」這總結內有4點,而起碼前3點都大概可以歸類為過去20年實踐中所遇到的重大問題。

而這些重大問題,都不是香港內部的政策層面問題,而是提升到憲政和管治層面的問題,也就是政府運作和權力運用的問題。而中央政府的權力再一次被重點提及,除了重複在「白皮書」中提及的「全面管治權」之外,也詳細把這「全面管治權」的基礎上再一分為二,一是中央政府直接行使的權力,另一部分由人大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基本法規定行使,這就是一般所指的「高度自治權」,也就是由中央政府授予的權力,而並沒有所謂香港的「固有權力」和「自主權力」。而香港也不能用這些由中央授予的權力來和中央對抗。「一國」不但是香港特區的前提和基礎,也是「高度自治權」的來源。

第二,是要維護憲法和基本法為基礎的憲制秩序。那就是香港社會不能只是講基本法,同時也要明白中國憲法是在特別行政區法律體系的最頂端位置,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職權,可以行使對基本法的解釋權。人大釋法的權力毋庸置疑。

第三,是重新提及行政主導。這是當初草擬基本法時的政制設計原意,最近有一些大陸年輕學者對行政主導也提出過一些意見。但張德江在講話中不但重申行政主導確立的重要性,甚至直言否定立法主導和司法主導,香港更不是實施三權分立。而這個行政主導,更是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

張德江強調這3點,當然就是因為這3點面對最多爭議和挑戰,也就是香港政治問題的核心,也就是中央政府和泛民主派嚴重碰撞的戰場。泛民主派無論是明言或者是暗裏,以對「高度自治」的自行演繹,又或者通過普選行政長官的安排,都是企圖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政治實體,把管治的權力來源局限於本地選舉,在強化本地權力來源的同時,對中央運用權力的途徑例如人大釋法,就予以抵制;在未曾通過普選變天之前,以偷天換日的形式把行政長官和行政部門的權力予以限制、削弱甚至挪取。過去20年香港政治問題的核心,都不過是這三大戰場上的角力交鋒而已!

張德江的講話,其實是對這些問題再一次申述中央的立場。但泛民不會因為看完這一篇講辭就改弦易轍、照單全收;他們也同樣會再重申他們對香港管治的論述。他們的論述和張德江的講話是正面衝突、各不相讓,也會一直糾纏下去。

談愛國者 釋出政治操守要求

最後值得一提,就是張德江在講話中,再一次解釋什麼是「愛國者」。所謂作為「香港管治主體的愛國者」,條件就是「尊重中華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不損害香港繁榮穩定」。這是中央政府對政治操守的要求,與種族膚色無關。張德江再一次講清講楚,香港某些人士就不要再混淆視聽、誤導市民了。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

文:張志剛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6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