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凜冽的韓風

韓國電影《軍艦島》,有備而來,為了反日雪恥。這股凜冽的韓風,風裏有被侵略的血海深仇,更有殖民地的痛苦記憶。

電影的一個場面,軍艦島被擄的韓國工人,奮起逃亡,衝破和撕裂一面巨大的太陽旗,是韓國人給日本最重要的信息。

戰爭遠去了七十多年,但韓國對日本的怒氣從未止息:日本領事館前的慰安婦坐像,民間佔領獨島的英雄氣概,足球絕不輸給日本的意志,青年集體斷指抗議日本官員參拜靖國神社,每一回行動都讓世界動容。

一波一波反日風潮,讓從不悔改的日本不寒而慄:九二年首相宮澤喜一訪首爾,三天之內,八次道歉與遺憾;九八年藉南韓總統金大中訪日,發表宣言,為侵略韓國正式道歉。

日本曾對侵略中國作如此道歉麼?

然而,韓國不會顧全大局,呼籲人民見好就收,而是把握任何機會,對被侵略和被侮辱的往事,寸步不讓。

《軍艦島》就是南韓民間反日的一記亮麗還擊。

多年前,日本爭取明治時期二十三項工業設施,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其中最受爭議的是長崎海邊的軍艦島。軍艦島原名端島,十九世紀發現煤礦,輾轉被三菱礦業購得,將端島擴大成人工島,島上興建混凝土高樓,外形像軍艦「土佐號」,故又名軍艦島,工人及家屬住在島上,日以繼夜向海底採煤,供日本現代化的需要。

二戰時,大量韓國人和一些中國人,被強徵擄騙在軍艦島海底採礦,深度達六百多米,被迫做着慘無人道的苦役,不完全的統計,約一百二十名韓國人和十五名中國人死於軍艦島,寂寞淒涼。

戰後,軍艦島仍在採煤,由於是日本工人,環境改善了很多,從中看到戰爭時期,日本對中韓工人的壓榨,視為毫不足惜的生命。直到六十年代,軍艦島煤礦關閉,轉眼頓成廢墟,在長崎沉睡了幾十年,直到申報文化遺產,再走進世界視野。

血淚斑斑的往事,南韓怎會沉默?然而,事先張揚的怒氣,更顯得中國的低調不語。

日本懼怕南韓,原因就在這裏。

《軍艦島》正是南韓的反抗,一個杜撰的工人逃亡,一面撕裂的太陽旗,一個不被征服的人心與國度,才是永不消逝的韓風。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