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原罪

劉霞去國才得自由。

但中國的維權律師,仍被視為異見者被拘禁。

「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王宇,原是商業律師,十年前,投訴鐵路公安遭報復,被判冤獄兩年半。

親身感受司法黑暗與權力傲慢,她走上維權律師的不歸路,三年前,與三百多位維權人士集體被捕。

秘密關押了一年,審訊前夕,王宇忽然在電視認罪,對過往作為感到後悔,但人們心裏明白,又一宗「被認罪」的個案。

兩年後,王宇說出真相。

她的十五歲兒子包卓軒,因她的被捕,赴澳洲留學高中時,在機場被抓走,送到內蒙偏遠小鎮。

那些日子,官方不斷要她上電視認罪,被王宇拒絕,直到一天,她被公安告知:兒子逃往泰國被捕。

王宇昏了過去,醒來被要脅,想救兒子,就要上電視認罪和譴責反華勢力。作為一個律師,可以拒絕屈服;但作為一個母親,能不救兒子麼?

何況,若不是她當上維權律師,兒子早飛澳洲讀書了,她怎能不深自悔疚,怎能不扭曲自己,為兒子背上屈辱的十字架?

她背叛了自己,在電視公開認罪,直到今年一月,兒子平安抵達澳洲,才將真相說出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十年的法治經歷,王宇絕望地總結:「中國根本沒有法律!」

一個專業律師,在法庭為人辯護,最後成了異見者,被捕後秘密拘禁,丈夫兒子被株連,機場上機前被捕,兒子不得留學,流放內蒙古,外逃被抓回來,反成脅迫工具,迫母親電視認錯,污衊自己的信念。

中國,維權就是原罪,文革過去了五十年,依舊無法無天或枉法傷人,是以法治國的大悲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