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大哉李銳

毛澤東前秘書李銳,在醫院度過一百零二歲的生日。

過百歲的老人,見盡歷史滄桑,親身經歷了中共最重要的黨爭:大躍進時的廬山會議,毛澤東與彭德懷的鬥爭,死裏逃生,得享高壽,是大時代的倖存者和見證者。

回首往事,思潮起伏,是非分明,更奇妙的是:他的廬山秘書歲月,輾轉留存了一本現場紀錄;當政治風雲過去,他把握機緣寫下了《廬山會議實錄》,記下了毛澤東、彭德懷及其他領導人的說話,真實地呈現了歷史的是非曲直,誰是梟雄與英雄,誰是野心家與風前柳,尊賢賤不肖,盡在李銳書。

李銳筆下的彭德懷,批評毛澤東的大躍進,是小資產階級狂熱病,惹怒了龍顏天威,下場極為悲慘;即使罷官歸田,仍難逃文革大禍,被紅衛兵揪鬥了數百場,最後成為一個號碼:145,在病牀含恨而終,留下鐵骨錚錚的遺言:「我的一生有許多缺點,但從沒有過陰謀,這方面,我可以挺起胸膛,大喊百聲,問心無愧。」

毛澤東是廬山鬥爭的勝利者,將一場經濟路線的爭論,升級為階級路線鬥爭,但政治的權術、謀略與誣陷,不能改變經濟的客觀規律,大躍進餓死了三千七百萬人,歷史誰對誰錯,是非早已分明,但毛澤東不甘失敗,發動了文革,讓中國再死二千萬人,那是怎樣深重的罪孽啊!

當歷史快到忘卻的邊緣,幸好還有李銳,仔細地記錄了歷史的真貌,讓人間的公義長存;更不止此,他在六四前夜,公開反對鎮壓,往後更呼籲民主憲政,盡顯老一代革命者的良知。

赤子之心,春秋之筆,大哉李銳,願他健康長壽。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