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大地的傷疤——《看見台灣》之殤

紀錄片《看見台灣》的環保導演齊柏林,航拍《看見台灣Ⅱ》時罹難,他的逝世令人哀痛。

《看見台灣》讓世界感受台灣之美,流露他對台灣大地的深情,電影最感人的一章,是揭露台灣的清境山城,如何被人類的自私和貪婪,以旅遊開發之名,將美好的山岳蹂躪和破壞。

電影真實展現清境的質變,曾經是群峰環抱、雲霧蒸騰的原始山岳,人為留下不能癒合的傷疤:違法的豪華旅館堆疊山路旁,葱蘢的樹林砍伐為人工草地,滿山遊客踏遍了懸空步道,熙來攘往的山路車聲不絕,璀璨的燈火照亮山城的不夜天。

一個寧靜美麗的山林,毁在城市人休閒而過度的開發的浪潮,沒有規管,沒有制約,沒有明天。

齊柏林的電影警醒了台灣人。當監管清境的聲音與商業利益的集團,還在議會和傳媒拉鋸時,齊柏林竟然不幸離去了。

但《看見台灣》喚醒的台灣人,該不會沉默無聲吧。

回望清境的質變,看到歷史的荒謬:沿着清境山路往下走,會看到一個殘舊的墓地,那是日本殖民時期,台灣賽德克族人用全族的生命,反抗日本人掠奪山林的流血之地。

那一次反抗,就是著名的霧社事件。

當時,日本軍隊進駐原住民的山林,掠奪樟腦和檜木等財寶,欺負和奴役原住民,賽德克族的領袖莫那魯道,忍無可忍,率領族人在霧社學校運動會,殺去了一百三十多名日本人。

日本軍隊的反擊極為殘酷,用毒氣彈作滅族的殺戮,殺去了六百多族人,莫那魯道的最後一戰,絕望地槍殺家人後自盡,寫下原住民的一頁悲歌。

如今,莫那魯道的墳墓和雕像,寂靜地立在清境山路旁,冷看當年用生命守護的山林面目全非,非因日本的侵略,而是旅遊改變了青山。

改變非一朝一夕,國民黨統治台灣時,清境曾作農場安置雲南和緬甸撤回台灣的軍人,往後,政府賣出土地,美麗的清境成為旅遊熱點,豪華旅店和民宿應運而生,各據一方,搶佔景觀,將清靜的山頭變成高山的鬧市。

遊客踏破清境的亂象,記錄在《看見台灣》裏,如暮鼓晨鐘,沉睡的人心剛醒,齊柏林卻逝去了,遺憾如一聲嘆息,迴蕩在清境的雲霧青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5日),原文題為〈大地的傷疤〉,現題為評台編輯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