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大海的倫理

無綫電視的《美女廚房》,被投訴虐待動物。

一個女藝人劏魚,手忙腳亂,以廚藝無知作笑點,一刀刀斬向魚頭,讓魚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為求收視,亂宰濫殺。

人類要生存和綿延,難免吃肉;自然生生不息的循環,無可厚非,但文明的飲食,既不要竭澤而漁,更要盡量減少被殺動物的苦痛。

很多年前,在阿拉斯加湖畔,看當地人釣大魚。一群孩子,釣了一條長長的魚,興高采烈提到丈量處,一度之下,還差一點才可捕捉,二話不說,便將魚放回湖中。

量度過程,無人監督;據為己有,只有天知,但孩子顯然明白,未夠大的魚不能釣,應將魚放生。

同樣地,殺魚也要文明。

日本築地市場,殺魚稱作「活締」,「締」是完結的意思,少了殺氣,減低殘忍。通常,活締一條魚,先以幼釘快刺魚腦,在魚未將痛楚或死亡的信息傳至魚身時,已在魚鰓和魚尾各切一刀放血,再用號稱「神經棒」的不鏽鋼線,從頭到尾快速貫穿脊髓神經,讓魚死前不會痛得亂跳。

整個過程大約一分鐘,不但保持魚肉新鮮,更大大減低魚的痛楚。

然而,即使用活締取代殺魚,魚仍會大量死去,築地人內心不安,唯一的彌補方式,是每年都有魚的祭祀。

築地市場旁邊,有一座波除神社,神社境內林立着人們捐獻的魚塚,由入口依次排開,計有玉子塚、壽司塚、蝦塚、活魚塚、蛤塚等,從夏到秋,都有其供養祭,築地人穿上傳統服飾雨靴,表達感謝和敬畏之情。

不是不吃魚,但育魚、捕魚、締魚、吃魚、祭魚,流露人類與大海的倫理,綿綿不絕,生生不息。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