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光:波蘭之痛

波蘭最大的不幸,是夾在俄羅斯和德國之間,不斷面對殺戮、侵略和瓜分的命運,那歷史的傷口,雖過去大半世紀仍不能釋懷。

早前,波蘭球迷藉一場歐聯足球賽,在看台砌出一幅萬人政治畫,德國士兵用槍指着波蘭兒童的頭,旁有巨大的標語:一九四四,華沙起義時德國人殺死十六萬人,數千人是兒童。

球賽八月二日舉行,華沙起義紀念日是八月一日,算算日子,是七十三年前的往事了。那一年,納粹德國的氣數將盡,蘇聯紅軍反攻到波蘭邊界,快要過河了,波蘭解放指日可待。

波蘭地下軍見機不可失,八月一日發動轟轟烈烈的人民起義。

但史太林早有盤算,趕走納粹德國後,要扶植親蘇的波蘭代理人,而不是親英的波蘭地下軍。於是,蘇聯軍隊在最後關頭停止前進,任納粹清剿地下軍;更有甚者,不准英國空軍向地下軍空投軍火之後,要飛機在蘇聯領土着陸。

意思清楚不過了,蘇聯要藉納粹之手,清洗波蘭民間武裝力量之後,才將納粹趕出波蘭,讓波蘭成為蘇聯的附庸。

納粹清剿地下軍極為殘酷:地面是巷戰,逐家逐戶射殺;地底是水戰,用毒氣和手榴彈殺死地下水道的波蘭人。

如此孤絕無援的起義,波蘭人竟支撐了六十多天,糧盡彈絕之後,才向世界作最後廣播宣布投降。

廣播字字泣血:波蘭的死者可以說已經戰勝了,生者將繼續戰鬥,取得勝利並再次證明,只要波蘭人活着,波蘭就存在下去。

這是波蘭起義悲慘的結局,正如球賽的標語所說:死去了十六萬人,數千人是兒童。

但波蘭的悲劇在於:二戰的勝利不是痛苦的終結,還要等到四十多年後,蘇聯帝國開始瓦解,華里沙的團結工會,才給波蘭帶來真正的獨立。

因此,波蘭人深埋的恨怨,怎能藉時光的流逝而淡忘和寬恕,儘管德國早已真誠認錯,更跪在波蘭猶太人紀念碑前懺悔。

然而,波蘭人只對納粹的殺戮憤怒麼?

二戰之初,蘇聯與納粹瓜分波蘭,殺去大量的波蘭精英;二戰期間,藉納粹之手殲滅波蘭地下軍;戰後將波蘭當成附庸,波蘭人怎會忘卻?

活在蘇德兩個大國之間,不安和恨怨的記憶,永遠成為波蘭之痛。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