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林之爭」到「深改千日」

1995年,內地經濟學家張維迎和林毅夫有關國企改革的辯論曾影響中央制定相關改革政策。21年後,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成立千日之際,新一輪「張林之爭」聚焦內地產業政策,同樣關乎中央新一輪改革。

張維迎在論戰中提出,內地目前存在的很多問題是改革不徹底造成的,內地產業政策無異於「豪賭」,應予廢除。林毅夫則強調,不能因為怕產業政策失敗就一概反對,經濟發展需要產業政策才能成功。

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日前就此回應稱,內地現有產業政策與新常態確有不相適應之處,在當前情况下,有必要統籌謀劃好產業創新和產業政策轉型。可見,中央對於改革中遇到的問題並不迴避,「張林之爭」也將再次對內地新常態下的改革產生影響。

9月24日,張林辯論正酣之時,中央深改組迎來第1000個工作日。過去幾日內,內地主要官媒的頭條文章集中於盤點「深改千日」。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於25日頭版頭條刊登長逾4000字的綜述文章,將「深改千日」比為「破局開路1000天」,並稱「深改千日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新華社開設專題「有事@深改組,組長是咱總書記」,梳理中央深改組交出的「成績單」。

中共中央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是內地近年來強調的「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之一,中央深改組更是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親任組長。中央深改組下設6個專項小組,成員涉及21個國家部委、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和最高法、最高檢,成員數量之多、涉及部門之廣堪稱中央各領導小組之最。

改革步伐未曾停歇

工作千日以來,中央深改組已召開27次會議,通過162個文件,開會頻率近乎「每月一次」,且平均每次通過6個文件。習近平在最近一次中央深改組會議上強調,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施工高峰期,是落實改革任務的攻堅期,抓謀劃、抓統籌、抓落實的任務依然艱巨繁重。

分析中央深改組通過的文件可見,中共新一輪改革正從頂層設計細化到具體實施。司法、財稅、戶籍制度、央企薪酬、考試招生、農村土地、公立醫院、科技體制、足球等領域的改革,均是由中央深改組會議提出並通過相關文件。

日前召開的中央深改組第27次會議再次通過14個文件,其中既包括《關於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和《關於創新政府配置資源方式的指導意見》等對時下社會熱議問題的總體指導意見,也不乏《關於在部分省份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的報告》等對地方落實中央政策具體情况的反饋。

關於中國內地改革的討論歷來引人注目,而從中央深改組的工作來看,中共改革的步伐未曾停歇。在內地改革進入「施工高峰期」之時,「張林之爭」有益於加深社會對全面深化改革的思考。在中共十九大日益臨近之際,內地官媒梳理「深改千日」成果,則更加意味深長。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