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學到大學

香港的傳統中小學教育,教導學生的,主要是學術能力,而不是自治能力。學生在學校學到的是他律,而不是自律。

小學好壞,用入名校率來區分;中學成不成名校,用入大學率來區分。於是,校長老師家長,齊齊以提升學生的學術水平為最高任務。至於德育,就以嚴格的校規來治理,務求讓學生怕受罰而守紀律,而不是明白道理而自律。

好了,當這些學生讀得好成績,如願以償,入了大學,很多就變得不知所措。

到了大學,等於一夕之間變了大人。大學校園,講求自主自律,例如要不要上課,靠的是自律。大學新鮮人,有些還未從掙脫中學枷鎖的亢奮中清醒過來,中學不上課會記過,大學可沒有這些規矩,上課就變成自己話事。

我讀大學時,沒有點名這回事,大部分教授抱着的態度,上不上課貴客自理,你對你的大學生涯負責。所以,我開始時,對今天大學要點名、缺課超過三堂要肥佬的規矩,頗不以為然。都大學生了,還要逼他們上課?課好,他們自然會來。

可是,懂得自動自覺上課、上堂不遲到、準時交功課,似乎都是少數。於是,我開始懷疑,港式中學教育,除了教出幾粒星,有良好的心理質素,讓他們適應大學生活嗎?

又例如在課堂上,願意主動表達意見,勇於抒發感想的,很多時侯,都是來自外地,或者曾就讀國際學校的學生。提問與表態,似乎不是本地學生的傳統。

教育之道,學術固然重要,但學會表達自己,敢發問敢回答,勇於挑戰權威,做一個負責任的人,可能比成績分數,更為重要。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