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何韻詩演唱會看新經濟模式

獨立歌手何韻詩的紅館演唱會的門票早前公開發售,兩場演場會近兩萬張門票僅三小時就被掃光,這個令人鼓舞的成績背後,大概預示新經濟模式在香港掘起的大趨勢。

是次何韻詩演唱會的預留門票只有約兩成,打破了近年演唱會預留大量門票的做法,公開發售的門票不乏對正舞台的一等一好位,而不是山頂位轉角位。沒有了財團的贊助及預留門票,演唱會的收入和門票銷情都令人擔心,但亦因不再受制於財團的合約條款,至少可以從座位開始給觀眾更受尊重的感覺。

從Lancôme事件中,我們都知道政治和商業不會分得開,中國市場龐大是鐵一般的事實,假如中港市場存在衝突時,絕大部分企業都會選擇中國。有錢要賺盡是本性,假如企業都因政治因素而放棄香港市場,我們又可以怎辦呢?與其祈求大企業轉變,不如由我們主動由下而上發展新的經濟模式服務自己。

是次演唱會先由多間中小企商戶提供小額贊助,當中不少商戶表明因支持何韻詩的政治立場而提供贊助,之後再向公眾發售門票。贊助和買票的人都是普羅大眾,如何把這個模式深化下去?下一步可以嘗試的是眾籌,主辦單位在網上發起眾籌,參與者付款後得到相應數量的門票,主辦單位再按已認購的門票量決定場數。

新經濟模式其實已經有不少例子。現時在香港最成功的眾籌例子相信是《傳真社》,《傳真社》由正式運作至今約有半年,已經報道了數宗與香港人利益息息相關的大新聞。《傳真社》的老闆就是香港人,報道只需要合符港人利益便可。反觀傳統媒體不少都有財團投資,財團的利益與香港人普羅大眾的利益未必一致,媒體的報道內容有可能受到財團甚至是政治因素的干預,不言自明。

除了眾籌,中文大學有一間女工合作社的運作亦可供借鑑,合作社一改過往由上而下的經營模式,即老闆出資聘請員工,而老闆對企業有絕對決定權;中大的合作社沒有老闆,每位員工都平等及有同等的權力進行企業決定,經營所得可以直接由合作社的社員分享,避免老闆不斷累積資本及剝削勞工,是為經濟民主。

新經濟模式聽起來很好,做起來難嗎?的確不容易,但是不代表做不到。筆者在此推薦一套電影《自己地球自己救》,電影指出了不少現時資本主義社會面對的問題,亦提出了相應的解決方法,更舉出了不少新經濟模式的例子,值得各位一看。

獨立藝人不容易做,不過何韻詩似乎已經找到了獨立藝人的出路,更為香港找到了新的經濟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