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奧巴馬那杯水談起

美國密西根州的弗林特市(Flint),去年(二○一五年)十月颳起的「鉛水風暴」,證實全市十萬居民在不知情下,喝了十八個月的超標鉛水。著名記錄片導演米高‧摩爾(Michael Moore),在佛林特市今年一月七日起進入「緊急狀態」後,在網路上發起「#逮捕斯奈德」(#ArrestSnyder)運動,呼籲徹查密州州長斯奈德(Rick Snyder)。

雖然,香港不會有人因應「鉛水事件」而發起「逮捕六八九」運動,但日前美國總統奧巴馬親訪佛林特市,喝下「鉛水」的一幕,不知會否令梁特與一眾特府高層汗顏,甚至無地自容呢?不過,特府高層和極高層,畢竟都不是「勇」者。

奧巴馬當時強調,喝水並非「公關騷」,而是證明這些水經過過濾器處理後,是安全的。他又指出,提供清潔食水是政府責任,承認鉛水純屬人為,會跟進到底。雖然,奧巴馬喝的那杯水,已不是弗林特河(Flint River)的河水,而是重新向底特律購買的休倫湖(Huron Lake)湖水,但由於佛市的供水管道,已遭嚴重污染的河水侵蝕,令自來水的含鉛量仍然大幅超標。

上月底,三名佛市地方官員被起訴,控以疏忽職守及違反食水安全法等多項罪名。檢察官表示,官員負責民眾的食水安全及健康,但他們涉嫌失職,影響十萬居民,並預期有更多人需要負上刑責。至於民事賠償,更可能高達十億美元。

同樣是鉛水事件,同樣是去年十月,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去年十月十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表示,由於起碼有兩位同事(被迫)飲了所謂的鉛水,已在內部發出指示,「以後任何官員出席公眾的場合,面對同樣的壓力和情況,是不能接受屈辱。他們要維護的不單是他們個人的尊嚴,是特區政府的尊嚴。」

翌日,梁特結束外訪返抵香港國際機場時亦表示,「一些好像迫特區政府的官員去飲水,尤其是聲稱這些水含鉛的話,我覺得這個不是正常和正當的做法。」不知道在奧巴馬那杯水全球廣播後,林鄭月娥又會否考慮撤回那份內部指示,而梁特又會否重新思考甚麼才是正常和正當呢?

雖然,奧巴馬畢竟只是上演「公關騷」,但至少表明一個事實,喝一杯水,壓根兒不是甚麼屈辱,亦與政府尊嚴無關,更非不正常和不當的做法。相反,是維護政府威信,重拾公眾信心的表現。而特府始終不能放下身段,上演一幕既無補於事,亦騙不倒人,但卻一致叫好的「公關騷」。說明這個特府,不僅不是活在香港,更不是活在這個地球。

在香港的「鉛水事件」中,特府雖一再重申沒有迴避問題,但卻一直諉過他人。第一時間找替罪羔羊,而不是安撫人心,承擔責任。事件涉及公屋、居屋、私樓、小學、中學、大學、醫院,影響數以百萬計市民,但至今卻只有一句「認知不足」,無人問責。事實是,水務署和房屋署絕對責無旁貸。

有報道指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五月十一日向特首呈交調查報告,不知屆時會否向公眾作出合符常理的交代。但問題是,更換屋內喉管等善後工程,不但需要入屋,更可能需要拆牆甚至拆廚櫃等工序,定必對住戶構成困擾。因此,事情如何解決,實在煞費思量。

雖然,有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認為,鉛水可以「延年益壽」,但提供清潔食水是政府責任,而官員負責民眾的食水安全及健康,也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常識。現實是,基於立法會由建制派把持,而特區政府的尊嚴亦重於一切,故不可能有任何官員需要負上任何責任。難道香港人真的只有「無可奈何而安之若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