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聯大選論普選可能性

文:沉墨

大學從來都是社會的縮影,學聯一事亦然。

學聯一方面高舉民主旗幟,另一方面聯會體制一直為人詬病。學聯在數年間的支持率是以幾何比例增長,體制不完善是可以理解的,但為甚麼學聯可以接受由037而不能接受689?雖然原因種種,但當中最有說服力的兩個原因:秘書長沒有實際權力、53位選民中已能有效代表七大院校。

就秘書長沒有實權的一點,我們可以由學聯架構中看出。在學聯中,秘書處是代表會(由七大院校所組成)以下 ,因此他們認為秘書長是行政角色。可是,在運動期間,以領導姿態示人的是秘書長或是八大院校代表已說明典章的失效。我不是說領導者應該是八大院校代表,但在普通市民的角度觀之,秘書處的決策能力必不亞於失蹤的代表會。

53位選民中能否有效代表七大院校?我不知道。我先不可以說「能夠」:要建立「能夠」的關係的話,那就請學聯先公開53位選民的身分,及解答下列問題:他們是否透過間選代表學生?選民中七大院校比例?在他們選舉時,他們的選民是否得知他們會代表自己在學聯中的投票權?及最重要的是,他們有沒有與自己的選民就事件溝通?在沒有清晰景象前,任何人也不應妄下判斷。

就這樣,為甚麼689就不能接受?

為甚麼公民提名不可行?我必須指出公民提名是最直接的表態,是最民主的選舉方法。可是,正如學聯一直提出的行政困難為由,香港要有公民提名實在困難重重。我認為,公民提名與基本法並不相符,要有公民提名就必須修改基本法。先放開修改基本法影響法治穩定的包袱,香港的修憲權只在中央的手中,那是中央實施一國(之後)兩制的底線。

那麼,在不修憲的前題下,間接選舉是否可行?在我的理解,實現間接選舉的前題是要有兩個選舉。政府要說服我們提名委員會的1200人是具代表性的話,那就請指出1200人的選舉方法及其背後的代表性。如果1200人純粹是護航的話, 政府何以回應市民?市民反對有理。說俗一點:你比我地選個1200出黎咪咩事都無!諷刺的是,與其要選1200名代表,為甚麼不以完善體制為名修改基本法,直接選出1名特首?

作為沉默大多數,我們當然希望以和平手段來得到民主。在此僵局下,退一步海闊天空:一邊廂要接受提名委員會的存在,而另一邊廂則要民主化提名委員會,令大家廣泛接受。建制其實不用害怕,素來種票也是你們的強權,蔣麗芸被提名的可能性必定高於眾望所歸的劉德華。

最後一點,我想告訴所有爭取民主的人,民主不一定帶來繁榮穩定,獨裁不一定會有權力腐敗,民主只是給市民一個選擇,一份安全感。

「得不到的從來矜貴」

作者簡介:香港大學政治學及法學二年級生。沉默大多數 沉著的墨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