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會到家長同盟

剛過了「五一勞動節」,全球的主要城市都幾乎有工人上街爭取努工權益,香港也有工會組織了遊行。

香港的工會也算歷史悠久,一直是基層勞工的重要連結;工會於港英年代更是對抗建制和資本家的強大力量,在許多歷史事件上擔當重要角色。但自香港回歸後,當中那些傳統左派工會便一躍而成為統治班底,在多項勞工福利的議題上只左顧右昐之餘,更淪為”進修中心”和”家電折扣場”。而其他的工會,因沒有了「集體談判權」,所以一直在勞資談判桌上也處於下風。

然而近期一場由「叫我梁特」引發的機場抗爭卻令我對工會的價值重新肯定。

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是由幾間航空公司的空勤人員工會組成;他們不但組織緊密而且擁有大量會員基礎,所以每次跟航空公司爭取薪酬待遇時,都有極高的議價能力。然而,組織工會的成功卻不是必然的:首先他們都認同團結就是力量,需要有一個為自己謀福祉的代表;更願意付出大量時間及心血為工會出力, 甚至用真金白銀為工會聘請專人打理。而事實也證明他們所爭取到的薪酬待遇,遠比他們每年所交的會費大得多!而且工會除了是為工人保飯碗,更有其社會功能。就像今次事件中正正是為大眾社會取回一個公道!

空中服務員其實一直都是一份流動性頗高的職業,不少人可能只做幾年便會轉行;行內的年齡歧視問題更一直令他們不能以此為終身職業。但他們並沒有因此而不團結,反而成為香港最成功的工會。

回看香港的教育,最重要的主體「學生」又有什麼團體最適合去代表他們去謀福祉呢?是教育局?是老師?是學生會?還是家教會?也許最應份的就是作為學生父母的家長們。

還看現今香港民間教育組織中,代表老師權益的有教協、教聯;亦有校長會、校董會等全港性教育業界組織。但—直也沒有具規模的家長組織可以為學生教育權益發聲。學生是教育界的最重要本體,家長身為學生的最大持分者,卻一直沒有在教育場中扮演積極的角色。有人會說我們不是有家長教師會(家教會)嗎?但家教會是由老師和家長共同組成的並一直附屬學校體制而運作的,是否真的能獨立地代表家長的立場和利益呢?

現在網上有很多有心人仕為著不同的教育議題發聲。每天網上也有熱烈的討論及爭辯,網民的讚好或留言成千上萬,更吸引了傳媒正視及報導。然而要做到吸納會員達到有真正代表性,並能延續這影響力,就必須有更強和更緊密的組織連結每位參與者。

團結就是力量,要知道我們面對的不僅是制度,更有扭曲了的教育風氣;要保持初衷不被異化,站起來求變絶非易事。生活中的無力感已太氾濫,是時候凝聚起來做實事。雖沙粒細而輕,獨自存在易被水流沖走被風吹散;但只要沙量積多,並好好組織起來,細小的沙包把沙粒裝起保護並且互相緊靠,築起成牆,不但可以阻止洪水湧進更可疏流改道!《香港革新教教家長同盟》的誕生就是希望我們家長也可以為香港教育創一番新景象。

文: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

作者簡介:

《香港革新教育家長同盟 Hong Kong Parents League for Education Renovation》

簡稱:家長同盟 HKPLER

一個以家長為本體的組織致力:

*團結共同理念的家長,爭取教育政策話語權;

*監督政府及學校在教育政策的制定和落實,並提出相關意見;

*改善本港教育環境,以爭取香港教育改革為目標;

*為香港學童爭取愉快、健康、多元學習的平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