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很小很小的國家談起

大概是一年前吧,與孩子看電視新聞,他對年輕人的港獨主張很是狐疑,問﹕媽媽,香港是不可能獨立的吧?這麼小的地方,沒有國家怎麼辦?

地方小可以獨立嗎?

我說確不容易,但地方小不等於獨立不了。然後,我們用小學雞程度淺淺地聊了一場。譬如說,你以為面積1104平方公里的香港很小嗎?其實比香港小的國家多的是。「維基百科」以面積大小為全球253個國家排名,排在190位的馬提尼克只比香港大一平方公里。我們鄰近的新加坡僅及香港六成面積,排197。再往後看,第250位的法國南部小國摩納哥(即是以漂亮王妃Grace Patricia Kelly聞名的摩納哥啊)只有2.02平方公里,我們十八區中最小的油尖旺,裝得下三個有餘。

爭獨立 和平流血兩者皆有

如果領土大小不是立國的必要條件,什麼才是?孩子啊,有關這個,學者們大概可以寫很多文章,但是人民意願肯定是關鍵。說到底,國家是為了人民才建立的。我們讀歷史,會讀到不同的立國﹕有些國家源遠流長,久遠得建國之初都快成傳說了;有些打了很久很久的仗,流了很多很多的血;有些則因為一個大國倒下,分裂成一堆小國家;也有用和平方式來處理立國與否這大哉問。譬如在二○一四年,蘇格蘭公民參與公投,用文明和選票來決定繼續留在英國之內。

然而,我們必須知道爭取獨立可不是小孩子分班分組,代價可以很大,譬如在一些國家會惹來「分裂國家」的罪名,要坐牢。而且,即使人們決心得拋頭顱灑鮮血也要獨立,也不能自己喊喊便是。要別的國家承認你,本來就是很複雜的遊戲……

討論港獨是否「失德」?

就這樣,我們淺淺地聊了一場。畢竟孩子問的是可能不可能,而歷史上確實出現過各種不同的可能,我看不到迴避的理由。可是現在我很想知道,這算不算在家裏「宣揚」或「鼓吹」港獨思想?這兩個動詞究竟怎生定義?需要承擔什麼責任和後果?作為父母的我是否「失德」,該被「除牌」?

說實在,這一刻我完全無法想像香港成為一個獨立國家,但我相信孩子和每個香港人一樣,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也都可以討論自己的看法。這本是人權。

報載﹕教育局指教師不能「宣揚」港獨,而「鼓吹」港獨的教師必須承擔後果,若專業失德嚴重或會被取消教師資格。教協批評其指示原則模糊、罰則嚴重、干預專業。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黃瑞紅批評,教育局言論違反根本法律原則及法治精神,並指出討論修改《基本法》本身不違反《基本法》。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親子版(2016年8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