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必修科的特性看通識教育

開始之前,先感謝賴得鐘老師對筆者的文章的重視,並回應本人的一些論點(3月4日《明報》)。筆者一直認為通識教育科應獨立成科,也應該是必修科,這與賴老師是無二致的。所以,本人只針對以下兩個問題,以回答賴老師的疑問,就是:一個學科作為必修科的特性,以及通識教育科能成為必修科的原因。

筆者絕對認同通識教育在公民教育上的承擔,以及培養學生作為有識見的人的責任,以及發展明辨性思考能力的重要。但是,單靠上述原因,並不足以讓通識教育成為必修科。首先,公民教育是教育局「4個關鍵項目」之一,而明辨性思考能力則是「九大共通能力」之一,這意味着在所有學科課程以及學習場景均可以培養這些項目。當然,個別學科和教育經歷對培養學生的上述特質尤其重要,而筆者也認同通識教育對培養上述的能力也有重要地位。

不過,作為一個必修科,如果其學科內涵是其他學科能夠承載的,那如何說服別人其必須是必修科?我們從不懷疑中、英、數的必修地位,是因為這3個學科各自承載着不同責任,而又不能取代。如果通識教育只因公民教育的全球趨勢而奠定其必修地位,似乎未必有足夠的說服力令人覺得其必須是必修科。

文理兼擅是通識重要組成部分

通識教育最特別之處是其跨學科的特性,學生能連繫不同的學習領域的知識,以培養學生的跨學科思考技能,這在課程文件清楚顯示。賴老師認為課程文件並沒有「文理兼擅」的宗旨,但是筆者認為這個精神散見於文件不同部分,例如在「學習成果」部分,便指出學生在「公共衛生」單元要「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證據作出決定」;又例如在「能源」單元中便指出科學角度是其中一個思考方向。所以,「文理兼擅」本是重要的一塊,但不知為何失去了。將心比己,在現行通識教育的學與教中,我們真的能以科學知識與角度去分析問題?課程設計與考評設計,是否能以科學角度作切入點?所以筆者才不斷強調本科必須補足科學方面的知識,才能彰顯本科作為必修科的價值。至於如何優化,篇幅所限,唯有在其他場合再作說明,但絕非賴老師所說的「大幅」優化。

文:吳壁堅

作者是將軍澳香島中學通識教育科科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