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梁天琦案看三權分立

即使社會就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拒參選一案,已有廣泛討論,但直至今天,其嚴重性仍然普遍被嚴重低估。他們都說,這是「對法治嚴重的衝擊」。筆者認為,這樣說還是太溫吞了點。

這次絕不是「梁振英政府又再利用法律打壓異見聲音」,或者「rule by law而非rule of law」如此屢見不鮮的荒唐事。而是行政機關對立法機關直接而粗暴的干預,是關乎香港憲政基礎的頭等大事。

憲政基礎 三權分立

哲學家孟德斯鳩早在18世紀就在《法意》(The Spirit of Laws)裏指出,「歷史告訴了我們當任何人擁有權力,就容易濫用權力。要防止濫權,就必須施以有效制衡」,繼而提出「分散權力」的概念,為後世三權分立的憲制訂定基礎。

香港一向奉行三權分立,而三權互相制衡。即使張曉明主任不同意,也不會改變這一事實。

例如,司法機關(法院)擁有裁決政府政策是否違反法律的權力,防止行政部門推行違法政策。近年常見的JR(judicial review)是三權分立的彰顯。又例如,當立法機關拒絕通過政府提出的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時,特首作為行政機關首長,擁有解散立法會的權力(這也是香港奉行三權分立原則之餘,也是行政主導的例子之一)。但與此同時,《基本法》第52條亦規定,若重選的立法會仍有三分之二的多數議員投票通過所爭議的原案,而行政長官仍拒絕簽署,則行政長官必須辭職。

粗暴篩選 動搖分權

其實,立法會選舉如有準候選人被懷疑作虛假聲明,選管會大可循法律途徑控告該參選者。但這一次,政府透過選舉主任,一個行政機關的技術官員,一封電郵,就扼殺了立法機關參選人的參選資格,是直接朝孟德斯鳩的臉摑了一巴掌。

此例一開,就等於任由「三權合一」正式開始。行政機關強行向立法機關施暴,將一半的立法會議席,由真正普選,突然退化成有篩選的假普選。只是這一次用作落閘的,不是8.31人大框架,而是選舉主任大人的電郵。選管會權傾朝野,其禍無窮。閣下有沒有去過維園喊過一句「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這不是違反基本法、破壞一國兩制嗎?「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指日可待。到時候別說參選權,可能連閣下的投票權都給選管會剝奪了呢。

這與支持港獨與否無關。這是憲政基礎問題,不是政治取向問題。

而選舉主任如何選擇「信納」參選人誠信的標準,就更是匪夷所思。有大搞「建國論壇」的參選政團獲准參選,明言不再提倡港獨的卻又被拒。堅拒簽署確認書的泛民政黨都可以出閘,決定簽署的卻又反而不獲批准。說穿了就是「人治」兩字而已。近年不少人說「伊朗式民主」,君不知,伊朗的總統選舉裏正正就是如此,參選者必先通過憲法監護委員會的篩查方可出閘成為候選人。委員會由12名伊斯蘭教士組成,亦非民選機構。而其篩選條件,就是必須擁護「伊斯蘭革命體制」,並對「對立國和國教的基本宗旨的理解和忠誠」。換言之,就是閣下必須讓憲法監護委員會「信納」你的「擁護」,你才有機會面對選民。很面善吧?

行政干預 其禍無窮

不過,這些「呢度唔係法庭,唔需要證據,我對眼就係證據」式的粗暴手法,只是讓這場摧毁三權分立的戲碼,進一步淪為大台水平的低智肥皂劇罷了。筆者始終認為,社會往後的討論,應當集中在「有人決意要摧毁香港三權分立的憲制基礎」之上。也只有在這個高度,進一步的討論,也才有其應有的意義和內涵(又,倘若喪失三權分立,獨立是否唯一出路,容後再談)。

最近有朋友閒談間悲從中來,說可以幾乎肯定,未來香港的司法及立法獨立還有法治精神都會完全消失,繼而23條立法,抗爭者坐牢的坐牢、流血的流血、放棄的放棄、移民的移民,公民社會終將解散;如是者,5至10年後香港就會變成另一個深圳。

我無情的回答說:「發夢啦你。」誠然,香港百物騰貴,舖租地價更是領先全球。如果喪失三權分立以及法治精神等的制度優勢,香港競爭力則肯定遠不及其他城市。到時候,還可能會有一群激烈抗爭者的餘勇,類似西藏新疆的垂死掙扎的餘民,苦無方法之下唯有自焚抗議。於是,連僅有的社會穩定亦都失去了。

當我們還活在「三權分立」的美夢當中,這個重要的憲政基礎已經搖搖欲墜。而「三權合一」的結果,絕不是港獨分子受打壓這麼簡單。

今日深圳,明日香港?你想得美。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