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梁游案看反對派

高等法院原訟庭在11月15日頒布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的判辭,梁游敗訴,喪失議席。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在此事上進退失據,彰彰明甚。

事件剛出現時,有反對派議員以各種理由包括「只想輕鬆點宣誓」來為梁游開脫。到了10月26日的立法會會議,反對派議員以人鏈方式保護梁游進入會議廳。反對派這種行為等於告訴全世界:「反對派認同侮辱國家民族。肆意侮辱完後,又可以像粉筆字般抹去,繼續享受未來4年的高薪厚祿。」

反對派當日群起簇擁,但一俟高等法院宣判取消梁游兩人的議員資格,便立即「彈開」。這種變臉,使人相信反對派完全錯判形勢。

至於在法院宣判前,港大戴耀廷教授卻在電台公開表示梁游會勝訴,事實是戴教授錯得離譜。戴教授的錯估,令識者大搖其頭。當然反對派及其媒體對此視而不見。

侮辱國家民族乃大是大非,對這些行為開脫、姑息和縱容,只會令反對派走入死胡同,也令反對派為內地同胞和輿論所鄙視!

作者是新聞統籌專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4日)

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