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海利公館做到結業說起

一間古意盎然、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可眺望世界級海景的酒店竟做到結業,其實並非不可思議:

名字毫無歷史感

我和大部分香港人一樣,知道尖沙咀曾經有水警總部,是法定古蹟。但對海利公館 Hullet House 就極陌生,酒店中文名是否要吸引新富人?也不知為什麼要特別紀念發現洋紫荊的英國學者Richard William Hullet,是有心和水警總部的歷史一刀兩斷嗎?為什麼不能像大澳文物酒店般,打正旗號,形象鮮明呢?

房間設計奇異

酒店走的是高檔路線,全酒店只有十間套房,最小也是九百平方呎以上,每間房均以香港海灣命名,設計迥異,有仿路易十四時代的,有顯現現代中國藝術的,有參照蘇格蘭風格的,有似唐人街的,有靈感源自荷里活道古董店的。

這是不是某些遊客的那杯茶,我不肯定,但我肯定對香港人來說,這些所謂展現香港不同歷史時期的設計實在十分陌生,甚至是奇異。可以想像,身處在這些設計奇異的房間並不太容易入睡呢,為什麼??外外也找不到一間套房帶一點水警總部的歷史呢?

而且四千多元一晚,客源已窄,連香港人也不會到像到大澳文物酒店渡假般,來這?渡假。

璀璨喧鬧(如果不是惡俗)

酒店前面是一個 「1881 Heritage」,Heritage 其實沒什麼Heritage,是一個商場,全都是名店和高檔食肆。我不太理解為什麼叫1881 Heritage,水警總部明明是1884年建成的,是1881年開始建築,因之命名?抑或是4字不吉祥而不獲用,不得而知。

每次路過,我都提不起興趣,甚至勇氣,入去走走,因為入囗經常有seasonal 的裝置,光天化日之下多是金光閃閃,夜則五光十色,無時無刻不遊人如鯽,排隊拍照的人多到有時令路人沒路走,那璀璨喧鬧(如果不是惡俗),越發顯得背後的佇立百多年的前水警總部蒼白,失掉靈魂。

逝者如斯,前水警總部如是,海利公館如是。所謂活化,所謂保育,徒勞無功,只希望海利公館結業,能有一個機會,讓歷史文物有尊嚴地真正展現。

文:澄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