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大選 冷靜看美國政治制度的利弊

前不久,有評論說,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已經成了「不誠實的希拉里」與「騙子特朗普」之間的較量,最醜陋的時刻還未到來。的確,4年一度的美國大選,過山車式的劇情,跌宕起伏,是現實版的《紙牌屋》。特別是,今年兩黨的總統候選人從背景、經歷、性別等方面,都各自獨領風騷,比充滿內幕、角力、惡鬥、煽情的電視連續劇還要更加吸睛。從希拉里的「郵件門」到特朗普的語不驚人死不休、口無遮攔,大選的新聞幾乎佔據每天的新聞頭條或重要板塊。除了新聞還有評論,不管是一邊倒的批判美式民主的虛偽,抑或是對民主選舉頂禮膜拜,都不夠中立客觀。而唯有冷靜分析,才能更加深入了解這種政治制度,以及制度的未來走勢。

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作為世界領袖,扮演着主導世界的角色。美國的今天,必定離不開政治頂層制度的設計,制度引領美國成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國家」,就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制度設計中存在的優越性。雖然美國政治制度想要在世界上很多地區實施,但沒有取得成功反倒很失敗,但美國民主制度推崇的民主、自由,甚至成為制度輸出的一個主要載體,的確受到很多國家、地區的追捧。大家認為,正是這樣的一套政治制度,200多年來沒有政變,除了南北戰爭沒有發生內戰,造就了美國今日的世界地位和輝煌成就。

美國民主非真正意義的民主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熱鬧過後冷靜下來再審視,一切看起來戲劇性的鬧劇同樣源於政治制度的頂層設計。過山車式的劇情、各種嘩眾取寵,或者是暗箱操控,都是整套選舉制度的產物。

最能體現選舉熱鬧指數的,莫過於民意調查結果。5月之後希拉里曾一直領先於特朗普,而早前的民調結果特朗普首次以兩個百分點領先於希拉里。這讓特朗普的支持者們情緒高漲,「打了雞血」般的。這種過山車式劇情還將繼續牽動各位看官的神經,各派的支持者直到選舉人團投票結束,才能最終一決勝負。因為,從選舉制度上看,民意調查雖然影響選舉結果,但不能決定選舉結果。美國總統選舉不是直接選舉,而是間接選舉,最終的結果由538個選舉人團決定。2000年,戈爾、小布殊競選時,在全國選舉中,戈爾比小布殊多出50萬選票,但最終小布殊得到271選舉人選票勝出。

所以,民調雖然重要,但對選舉結果不是起到決定性的因素。而選舉人團制度,最能夠印證美國民主政治的本質,美國的政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民主,而是寡頭政治、金錢政治。真正意義上的政治勢力和財團要支持的,一定是對他們最利好的總統,而不是損害美國利益的總統。美國民主的程序正義,選舉過程中體現民意,充分體現民主,但最終結果並不能由民意決定。

正是由於這種制度的設計,也導致了美國的「黑金政治」。美國總統奧巴馬坦承競選需要電視媒體和廣告,這就需要錢,去弄錢的過程就是一個產生腐敗影響的過程,拿了錢,就要照顧供錢者的利益。希拉里在有着成功執政經驗的丈夫、前總統克林頓的支持下,競選籌款節節攀升。誰的籌款選金多,誰就有更多的空間去運作上位。有話說「吃人嘴短,拿人手軟」,上台後,總統要為支持自己的財團服務,這恰恰證明了美國政治的金錢黑暗。

除了金錢黑暗,還要不擇手段贏得競選,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所以,希拉里被爆出的「郵件門」,也更加印證了這種美國政治場上慣用的手段。不利用各種手段,甚至不採用人性最醜陋的手段,很難登上總統寶座。為了勝出,兩個黨派之間的鬥爭可以從經濟政治演化到人身攻擊、價值挑戰,甚至子女、家庭,競選儼然成了各自的「人肉大戰」。所以,好戲連連,吸引了更多的觀眾。

除了希拉里的「郵件門」,還有特朗普鼓吹民粹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等,更加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大嘴巴」公開講墨西哥移民都不是好人、當選後驅逐敘利亞人、監視清真寺,或全球變暖是中國炮製出的概念對付美國,還有美國要退出WTO(世界貿易組織)等,不僅讓美國的政治家頭痛,也讓全世界大跌眼鏡。他煽動民粹的說法,恰巧也是因為選舉的需要。因為特朗普出身商人,商人的本質是逐利,而當下為了贏取選舉,擺在面前最大的利益就是贏得最廣泛的支持。對於政治資產為零的特朗普,為了吸引眼球、吸引民意支持,一定要迎合當下最廣泛的民眾喜好。

也許一切並非想像的美好

美國大選,有着如上所述的黑暗態勢,這可能與本來的制度設計的初衷和完美並不一致,漸行漸遠。就連一度推崇西方特別是美國的自由民主制為「歷史終結論」的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國際政治專家法蘭西斯.福山也對當下的美國政治提出了對民粹主義受到如此追捧的疑慮,以及美國當下的政治衰敗的態勢,並闡述,預算危機周期性出現、官僚制缺乏流動性以及政策革新付諸闕如,是一個政治體制處在紊亂之中的標誌性特點。

透過大選看整個民主制度,也許一切並沒有想像出來的民主和美好,所以,當制度走向徬徨,是需要反思和審視的時候了。這也許對當下蹣跚學步、想走西方民主的香港,也是個警鐘和借鑑。

文:馬超(香港學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