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藏問題看香港

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會議上周在北京舉行,香港不大關心西藏問題,香港與西藏的歷史、文化、經濟差異很大,但如果從中央處理西藏問題的方針與方法看,對於香港來說,或許可以引發一些思考。以下先引述一大段新華社的報道,如果讀者將西藏二字改成香港來閱讀,會有什麽想法呢?

「習近平指出,在60多年的實踐過程中,我們形成了黨的治藏方略: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必須堅持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的戰略思想,堅持依法治藏、富民興藏、長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實基礎的重要原則;必須牢牢把握西藏社會的主要矛盾和特殊矛盾,把改善民生、凝聚人心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堅持對達賴集團鬥爭的方針政策不動搖;必須全面正確貫徹黨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加强民族團結,不斷增進各族群衆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必須把中央關心、全國支援同西藏各族幹部群衆艱苦奮鬥緊密結合起來,在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中做好西藏工作;必須加强各級黨組織和幹部人才隊伍建設,鞏固黨在西藏的執政基礎。」

重溫歷史,新中國1949年成立,馬上派解放軍進藏,1951年西藏代表在北京簽署和平解放十七條協議,雖然西藏一些人對此有意見,但達賴喇嘛還是表示贊同,並到北京跟毛澤東會面。及後達賴喇嘛出逃,到印度成立流亡政府,西藏問題被國際化。與此同時,文革的錯誤路線也影響西藏政策,改革開放後得到糾正,從此大量經濟援助,發展教育,近年青藏鐵路開通,旅遊業每年以20%增長速度發展,經濟進一步發展。但由於國內外的因素,西藏的人心回歸問題還沒有完全得到解决。

回顧西藏十七條協議,其中的精神可以說是香港《基本法》的藍本,包括: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職權,中央亦不予變更。各級官員照常供職。中央在西藏駐軍及設立軍政委員會,除中央派去的人員外,盡量吸收西藏地方人員參加工作,人員由地方提名,中央任命。奉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保護喇嘛寺廟。寺廟的收入,中央不予變更。

如果嚴格執行上述的條文,西藏跟全國的關係,跟今天的情况應該大不相同,但條文後來沒有執行,原因是多樣的,最主要是達賴喇嘛的叛變,而且還煽動境內的反對分子搞對抗,形成長期的相持階段。中央是否認為,儘管近三十年嚴格執行了宗教自由政策,民族政策,還長期給予大量的財政支持,但人心凝聚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决,是因為過分强調民族的差異,而沒有强調國家從體制和文化上的大一統呢?

最新的西藏工作會議,習近平的講話除了重申一貫的政策外,還透露出一種新的說法:「不斷增進各族群衆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

回到香港的問題,一國兩制政策解決香港的回歸,《基本法》得到比較嚴格的執行,但18年過去,香港的人心回歸還是沒有得到妥善處理,有分析認為這是因為無論從中央到香港都過分强調兩制而忽略了一國。那麽,中央是否也會提出:不斷增進香港群衆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呢?

中央改變對藏政策,最主要是因為達賴喇嘛不遵守協議,西藏和平解放的十七條協議,大前提是西藏人民團結起來,驅逐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祖國大家庭中來。中央改變對西藏政策,是因為達賴喇嘛不但沒有協助驅逐帝國主義勢力,還出逃勾結外國勢力,在國際上興風作浪。中央對香港的政策,以寬鬆的靈活處理方式,換取香港回到祖國的大家庭,但如果香港也出現國家主權與安全問題受到威脅,中央是否也會改變對香港的政策呢?

中央舉行西藏工作會議,規模是龐大的,電視新聞的畫面所見,廣東省長朱小丹也列席其中,相信是跟廣東參與援助西藏有關。中央大張旗鼓宣傳對西藏的政策,是要求全國各級政府執行,公開講,公開做,接受監督。中央或許也有舉行香港工作會議,只不過未見公開報道而已。至於對香港的政策,由於香港問題的特殊性,可能會只做不說,起碼是不公開說,比如要求不斷增進香港群衆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

香港有相當一大部分人,對於認同祖國、中華民族與文化,絕對贊同,甚至不少人認同共產黨和社會主義。至於一些人,在不同程度上不認同,甚至反對和抵制,你們可以堅持己見,但必須同時認真研究一下,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沒有被執行的原因,平心靜氣的分析,多少是中央的問題,多少是西藏反對勢力的問題,再作何去何從的選擇。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