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規模經濟到政策傾斜看有線困局

有線賣盤多時,當大家以為它會被中資收購時,新聞卻傳來收購計劃告吹,而有線母公司九倉亦說明無意再繼續注資,這意味著有線如果沒有新的投資者的話,便會面臨結業。有線電視在香港電視歷史上可能成為另一過客,十分可惜。事實上該電視台的新聞頻道絕對是全港最好的一個,其報導新聞的廣泛、詳細、客觀以及緊貼社會都是不可多得的新聞媒體,可以說是華文新聞媒體當中的表表者。

但電視台始終是一個營商機構,能夠有盈利才能夠生存,多年來有線一直蝕本經營,其母公司對媒體以及電訊行業未能夠完全掌握得到當中精髓,其九倉電訊去年亦告賣盤,現在到有線賣盤都只是時間問題。公司經營不善有多方面的理由,除了主觀的本身營運模式未能夠與時並進,技術落後投放少外,但當中一些理由也需要留意,就是客觀條件下,有線電視未能夠有成績,一定程度上是規模經濟不足以及政策傾斜。

電視行業是一門資本密集的行業,投資額度很高,所以經營者必需要是大財團才能做到,亦因為這樣,昔日電視台可能是小本經營慢慢壯大,但到今天全球電視行業已成亦發展成熟時,還用小本經營策略便難以維持,正因如此高度資本便是電視台的特色,亦因為如此高投資,那麼便需要一個龐大的客戶基礎才能夠得以維持。不論海外的有線電視經營者,其實他們的客戶基礎都是很大,如美國時代華納、維亞康姆、新聞集團等等,他們都是有線電視(收費電視)的經營者,而有線電視更是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因為他們的客戶基數龐大,隨時過千萬客戶,這個數目才能夠維持有線電視的經營。香港人口雖有七百萬,但是真正俱有有線的客戶其實也只有二百萬左右,當中還要分Now有百多萬客,那麼只有九十萬客戶的有線電視客戶數量,並未能夠體現到規模經濟效應。

為何有線又只得九十萬客戶呢?那麼便要看本港電視政策上的傾斜問題。收費的有線電視服務在香港起步較慢,反觀透過大氣電波的免費電視卻是一早入屋多年,其技術、資本甚至普及度,遠遠超過收費電視服務。而多年來,港府對免費電視的政策也相當大的傾斜,如播放廣告,收費電視曾經有其限制不能收取廣告,但近年得以放寬,另外電視的覆蓋也有不少問題。而多年來免費電視的強力保護下,其用家的忠誠度也讓收費電視行業難以打破,所以這些客觀條件下,有線經營困局便形成。

當然這並不是為有線電視經營不善找一些借口,事實上另一間收費電視NOW寬頻電視近年表現及其客戶數量亦追過對手。當然有線母公司對電視行業的無心戀戰其實也看得出來,九倉近年業務精簡,放棄非核心如電車、電訊以及今天的有線電視,只著重地產、碼頭這些自身具有寡頭壟斷之利而繼續營運。在商言商無可厚非。但是對於本港經濟發展,則是倒退。

而這種經濟環境的土壤未有讓新行業成長、轉型等,當中政府角色其實非常重要。媒體行業其實是一個城市發展的指標,如果媒體業者經營得宜,對這個城市發展有莫大的益處,除了是收入外、還有無形的軟實力如文化實力、服務增值等,但今天香港媒體行業因客觀環境下「被萎縮」,政府其實責無旁貸,真的需要給予更好的政策使香港媒體得以成長。

除非政府不想香港媒體成功就是另一個話題了,會不會呢?木宰羊(編按:閩南語「不知道」)。

文:Terence Yun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