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賴敏華之死看澳門和香港

近日澳門海關關長賴敏華「自殺」案震撼港澳。回顧澳門政府對事件的處理,雖說無可厚非但亦不免武斷:「四料自殺」(服食安眠藥、割脈、割頸及膠袋笠頭)[1]、未有發現遺書、地點及時間可疑的情況下,澳門特首崔世安在事發當晚就已經定論賴「死於自殺」。完全沒有進一步的調查、也沒有人作質疑(當地報章及電視台更相當配合地在宣導防止自殺信息),所有事情似乎告一段落。

與官方控制媒體相反,民間及網上各種猜測、甚至具陰謀論色彩的講法湧現。這不單是因為其「自殺」情節可疑,使港澳市民亦不相信政府所公佈的「真相」,更在於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使大家都相信此案別有隱情。但是在政府將進一步調查的可能性壓制之下,恐怕最後亦只能不了了之收場,使案件成為澳門懸案。

近年香港社會躁動,澳門通常以「乖寶寶」的形象在官媒輿論出現。事實是,澳門在回歸前已經由「三大家族」為首的本地權貴控制。澳門的社會穩定頗大程度上取決於其經濟發展。因此,當年歐文龍案縱然引起輿論嘩然,亦因為時值經濟起飛,未有引起社會不穩。但近年賭業增長放緩,以至於今年出現倒退,社會不滿的情緒開始出現。另一方面,澳門的特權份子沒有改進制度的意圖,只打算一步步加強他們的好處。去年引起澳門社會極大迴響的「離補法」正是一例。[2]

即使最終崔世安擱置「離補法」立法,但澳門制度的根本問題完全未受動搖。澳門《基本法》甚至沒有「最終達成普選行政長官」的條文[3];立法會內不但有間選議員,還有由特首直接委任的議員[4]……完全就是一個為本地特權設計的制度,而改變的動力比香港更低、難度比香港更難。

說「一國兩制」在澳門的根基,在於保障澳門權貴的原有地位,筆者想絕不為過。而中國經濟急速發展,亦令這些權貴有更大誘因接近中國大陸,離「一國一制」漸行漸近。賴敏華自殺案中,澳門政府的處理手法,更是富有眾所周知的「中國速度」處理:由事件發生到蓋棺定論,以至於官媒的主動配合,正正是如出一轍。

說回香港,梁振英上台之後,以「政府責任」為名對不同制度的直接干預大有一日比一日大的趨勢。就說鉛水事件,看林鄭等一干官員拒絕調查、遑論問責的態度;再看看港大校委會事件,各親建制校委張牙舞爪的姿態。撫心自問,香港離「賴敏華案」到底有多遠?難怪港人亦對此心有戚戚然。

[1]這個漫畫將其事的可疑準確畫出

[2]維基百科中關於「離補法」的條文

[3]香港新聞網〈喬曉陽:澳門基本法沒有規定普選目標

[4]《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