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叻談香港上一代的「殺子心態」

藝人陳百祥(阿叻)在電視節目發表偉論[1],每每以最高的標準去要求他所看不順眼的人,同時以嚴待人、以寬待己。阿叻先強調自己政治中立、指責學生強加一己立場,然後搬出一系列說辭,解釋「政治中立」的自己為何旗幟鮮明支持某名區議會候選人,片中還有不少阿叻對新一代及網民的抨擊。訪問片段一出,網上群情洶湧,抨擊他的往績和雙重標準等等,不一而足。

筆者看罷影片,不由得厭惡阿叻的嘴臉,他不僅自大,也拒絕了解任何與他想法不一樣的人,只以自己的標準為圭臬。可是他的言論卻越聽越令人耳熟:這些一字一句,跟不少長輩對新一代的批評根本如出一轍,而阿叻的言論之所以受到廣泛注目,也是因為他具知名度,且向來愛出風頭和有「敢言」的往績而已。

近年常有一種說法,是今天的年輕人面對的,其實是來自一整個香港主流意識形態的敵意。而不幸地,抱持這種意識形態的人,實實在在地在今日的香港決定年輕人的未來。筆者認為,這大概是上文所講的「殺子心態」(相對於西方的「弒父」心態)作怪:下一代的自我必須要給上一代堅定不移、行之有效(哪怕已經過時)的行事方式和原則讓步,否則不惜直接抹殺。這種心態使這些霸道而對下一代具摧毀性的想法一代傳一代,抹殺一代又一代香港人的自我。

陳冠中在《我這一代香港人》一文中對這個「香港黃金一代」的批判甚為準確:他們前面沒有人,而難民心態令他們趨利避害、凡事以賺錢為先,原則放一邊。加上天時地利,香港經濟在 1970年代起飛,這一代人更加相信他們的一套是成功的唯一法門,也向以後一代接一代灌輸這種思想。[2]這正正是阿叻與更多更多「家長」的心態。陳氏沒有說到、令情況更差的是,這些「上岸人士」對不認同於這種想法、提出不一樣可能性的人,都定性為「搞事的人」。

阿叻在訪問片中講學生「讀壞書」,而網民和年青人只是「搞事」的人;去年佔領剛完,又有建制政黨中人高調揚言學生應該「被放棄」[3] ;直到今日,仍然有不少有份參與佔領的學生被禁足中國大陸 ……這些聽起來很荒謬的說話,其實不是社會中少數聲音,反而得到不少人的認同,觀乎一些親政府團體、傳媒 facebook專頁的留言以至街頭巷尾,比這些說話更難聽的說話比比皆是。他們對於不同於自己的人,哪怕是自己的下一代,都只是抱著「複製自我」的心態,只要賺錢、不搞事,就算全無原則骨氣,都不是些甚麼問題。

一如魯迅在近百年前在《熱風》之中所作的批判,孩子們在這種壓抑、一元的意識形態之下,長大以後「都昏天黑地的在社會上轉,同他們的父親一樣,或者還不如」[4]。但這不要緊,最重要的,是「安定繁榮」、「有錢就賺」。阿叻的本身經歷本就是這種意識形態的一大寫照,阿果已經在這篇文章詳細分析[5],在此也不重複了,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一看。

磨平抹殺下一代自我的方法實在是五花八門,最要命的是他們實實在在掌握各種社會資源和權柄。面對不民主的制度、壟斷的經濟、一台獨大的娛樂圈 …… 香港的下一代,未來到底在哪?還是只能眼睜睜看著這種日常的壓迫千秋萬世?

[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WzkL2MeI4I

[2]〈我這一代香港人〉,陳冠中, 2005 年

[3]http://bit.ly/1wybWc4

[4] 魯迅,《熱風》,〈隨感錄二十五〉

[5]http://wp.me/p2VwFC-3Z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