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馮煒光看政改應否「袋住先」

上次由曾蔭權領軍的2012年政改之役,特區政府面對香港主流民意,強烈要求普選路線圖。但是在2010年4月14日公佈政改方案時,卻隻字不提普選路線圖。時任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更揚言港人要珍惜機會與北京尋求共識,首先通過當時的政改方案,再跟從人大常委會定下來的政改五步曲,然後才有機會實現普選,間接否定了港人要求的普選路線圖。當時還是民主黨區議員的馮煒光(現已貴為梁班子的新聞統籌專員),曾經以《試論政改的深層次矛盾》為題於《信報》撰文,批評喬曉陽的說法和預測政改局勢的發展,其中兩段內容對於現在泛民應否「袋住先」,「袋住先」之後選舉制度還能否修改的問題,實在是特別具「再啟蒙」和教育的意義,因此現在節錄給讀者們細閱:

「若從喬曉陽講話的字面來看,可以解讀成中央政府是試圖以法制的步驟(即所謂政改五步曲)來阻攔香港人實行普選,再加上有人大常委於2004年以釋法方式粉碎香港2007及2008年普選的前科,港人會認為:若今天沒有具體保證,人大常委隨時可以透過解釋權及法制程序來達成政治目的,那麼港人自然擔心喬曉陽四月十四日的講話只是誘使泛民支持2012政改方案的緩兵之計,待輕舟已過萬重山,政改方案真的通過時,中央政府又會以其他法制手段拖延實行普選,又或者真的實行了普選,卻只是一個徒具形式的普選。」

「例如透過人大釋法把現時已經因張宇人議員的差勁表現而成為過街老鼠的功能團體理解成普選的一種,又或者重施董建華在2002年競選那種『唯我獨尊』的提名方式,把所有特首候選人都擠走的方法,來實行特首『普選』。」

當日馮煒光對政制發展的預測,有部份已經實現或重演,另外有部份很可能即將實現。馮煒光已經實現了的預測是,人大常委會以自身對港人實施普選的解釋權(831決議)及法制程序(政改第二步曲),決定要以董建華在02年競選時那種「唯我獨尊」的提名方式(由親中人士與商家財團代理人組成的四大界別提委會,以過半數提名門檻篩走泛民候選人,只容許2-3名愛國愛黨的人士出閘。),產生出「普選」時的特首候選人,讓港人即使未來通過了政改方案,也只是擁有一個徒具形式的普選(只有一人一票作特首候選人的橡皮圖章)。而且當2010年民主黨的區議會功能組別改良方案,獲北京開綠燈通過後,令「溫和泛民」誤以為在「路徑依賴」的前題,政制將會持續民主化下去。但是誰不知北京與港府又用其他的法制程序(以2012年立法會選舉辦法「已作出較大變動」,還有2007年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提出普選特首乃普選立法會的先決條件為由,令本次政改只集中處理2017年普選特首,而拒絕取消或減少功能組別議席),不惜違反《基本法》45條指政制該「循序漸進」的原則,都要阻攔立法會民主化。

況且馮煒光預測政制發展的那兩段文字,其實只要將當中的「喬曉陽」和「2012政改方案」,轉換為今天的「張榮順及袁國強」和「2017政改方案」,其實同樣適用於預測本次政改局勢的發展。對於27名泛民議員發出聯署聲明,表示否決人大831決議下的政改方案,以及「袋住先」只會令假普選千秋萬世。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與律政司長袁國強,卻在早前均拒絕就「袋住先」之後,能夠再修改選舉制度作具體承諾。張榮順亦只提及按照《基本法》附件一的第七段,任何時候都可按照法律程序提出修改(注意:可修改不等於必定會修改),甚至更揚言2017這關還未過,要待這關過了之後,再談未來的普選方案是否需要修改的問題。

但問題是即使未來經假普選產生的特首,受不住民意壓力向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要求修改特首及立法會的選舉方法。人大常委會亦可以在政改第二步曲裡,否定該份報告並拒絕修改,甚至可運用其解釋權,宣布這個北京透過提委會欽點特首候選人,港人淪為橡皮圖章確認的選舉制度,已經是符合了《基本法》第45條有關普選的規定,因此完成了憲制責任並不會再修改。相反如果假普選被泛民否決了,沿用1200人的小圈子選委會作提名和投票,那麼下屆當選的特首無論是否梁振英,他都不會像假普選產生的特首般,能挾數以十萬或百萬計的虛假民意授權,推動《基本法》第23條重新立法,進一步收縮港人的言論自由。以及北京也難以將徹頭徹尾的小圈子選舉,說成是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委會,按「民主程序」產生特首候選人給港人普選的制度,然後宣布完成了《基本法》第45條關於落實普選的規定。因此北京與港府在政改被否決後,變相是還有憲制責任重啟政改。而且若不重啟政改,處理普選問題,小圈子產生的特首,在特區管治威信每放愈下,最後只會管治不了,因此基於政治現實,重啟政改也是必要的。

況且即使北京不做得那麼盡,亦可以像處理2016立法會選舉方法般,重施故技以2017年的選舉辦法「已作出較大變動」(由1200人的選委會變500萬合資格選民,可一人一票「普選」特首,還不是「已作較大變動」,那麼會是甚麼呢?),故此希望讓現行選舉制度運行多一段時間為藉口,然後無止境的拖延修改假普選。甚至是透過人大釋法將功能組別,強行詮釋為普選的其中一種方式,讓立法會繼續難以制衡行政機關。再者就算「袋住先」之後,還可修改選舉制度,但是否還要在人大831決議下修改呢?若是,那麼到底有何空間達至真普選呢?這點北京從來沒有說個清楚明白。那麼港人自然擔心「張榮順及袁國強的講話」,只是誘使泛民支持2017政改方案的緩兵之計,待輕舟已過萬重山,政改方案真的通過之後,北京又會玩各種的花樣,令香港持續實行「徒具形式的普選」。

最後要數某些所謂「溫和泛民」,令人特別費解的地方是,他們都經歷過2010年的政改爭議,曾經相信政制會因「路徑依賴」,在《基本法》第45條「循序漸進」的原則之下民主化,所以當初才通過了區議會功能組別改良方案,期望立法會能夠漸漸邁向全面普選產生。但是在今次的政改就顯示到,北京是多麼的一言堂,說2016年的功能組別議席不減少或不取消,就是不減少和不取消,即使是本來白紙黑字寫下的承諾,原來一瞬間又可以出爾反爾,當初的一切變成了「溫和泛民」的美好幻想。不過從民主黨狄志遠和黃成智的文章可見,他們被北京騙了一次後,居然還相信「袋住先不會袋一世」、「袋住先之後再優化」、「踏前一步總比原地踏步好」的論調,若不是對北京太信任太天真,那麼就是心懷不軌,故意誤導港人。在此懇請27位泛民議員謹記2010年的政改教訓,以及那一份承諾否決根據人大831決議設計的政改方案的聯署聲明,別讓港人的民主路毀於你的一票。

作者是學民思潮成員劉貳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