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84到2016——寫在民主回歸的盡頭

成長於1980年代的我們,正屬過渡期的一代,受着民主回歸派的政治啟蒙,自然成為「大中華膠」。如今近不惑,環顧四盼才驚覺無分左右的民主回歸人與事——從曾鈺成到何俊仁,將隨2016年立法會選舉而集體謝幕。這不是對大佬政治或昔日光環的眷戀,而是對個人價值觀、歷史觀養成的自省與重整。

從1984到2016,當郎平再次帶領中國女排、項環金牌而來,中國、香港,以及彼此的關係,變得不一樣。相比起傳承下來的集體回憶,對於理想社會的共同追求,才是維繫現代國家的精神力量之源。凡事訴諸血緣、地緣、歷史淵源,反證出彼此價值觀和社會進程漸行漸遠。

無法擘劃未來,方才仰仗過去。就此而言,是否將中史重列必修科,實無損益於共同身分的建立。數十年前,我們或難以想像今天中國,在商業上、科技上、軍力上,竟然如斯強大;同時,也無法理解中國人的精神狀態和價值取向,為何變得前所未有的陌生。當港人愈來愈難把握「原母體」前進方向,尋求自決,遂成為某些年輕人的思考。

筆者在1997年會考,同屆好友笑言,我們是殖民地最後一批考生,卻是五星旗升起後,首批放榜的人。校舍就在維園對面,從「六四」晚會到保釣運動,再到九七前後的各種政爭,正為我輩成長烙印。毫無疑問,27年前,那個血紅凌晨,定義了我;畫面、言詞的震撼,成了自身政治信仰的底蘊。城在人在,其實是無法放棄中國人身分的變奏。

「六四」當年正好10歲,暴行發生前夜,默然站在20寸舊式電視前。只記得父親坐在小凳上,一邊錄影柴玲講話,一邊拿起紙筆,在膝上仔細記下字幕不確之處;據信訪問者國語平平,柴玲激動之際,某些言詞未能聽清,因而字幕有誤。其時父親說,想把文本寄予電視台,因為這就是歷史,而歷史不容有誤。

及後,在外公堆積如山的抗戰史籍中,翻到一名學長——黃作梅的故事。作為殖民學府——皇仁書院高材生,黃氏為何加入紅色游擊隊?其拍檔竟是一名庇理羅士女生?雙十年華的他與她,如何在中、日、英、美情報戰線上周旋?戰後,又如何在香港、倫敦成立新華社,成為紅色中國外交先鋒?上述種種,成為回歸之初,筆者最大的學術好奇,以及到英倫查閱檔案、尋求答案的動機。

從清廷割讓香港到中共建政,像黃作梅般一代又一代海外華人,為民主、獨立、均富的中國而奮鬥,甘付青春與生命。中國的現代化,卻因文革人禍,而擺盪10年。及至1979年,鄧小平訪美,中國人復於1984年洛杉磯奧運重登國際舞台,開展擁抱西方的「開放改革」之路。

一度隔絕的海外華人社群與中國大陸,由是重建經濟、文教、體藝聯繫。當時的中國甚或中共較為可親,因其「念今是而昨非」,以謙卑換來世界的接納與原諒。雖然,當時港、台發展水平遠在大陸之上,然而,在1970、1980年代之交,我們親歷中國內政、外交轉變,並深信兩岸三地正處於「同向不同步」的歷史進程之中。

訴諸民族自豪感 成注定落空的希望工程

只要繼續前行,現代化的中、港、台,總會在某個時空相遇;所謂「統一中國」,便成為更文明、更人性化社會的載體。就此而言,並不是說1984年中美重修舊好、中英公布聯合聲明之際,大陸的政治、社會、文化實况有多好;而是我們曾經相信,經濟條件的改善,終將推動政治文明,而大陸也將迎來全方位,尤其是人心的現代化。

然而,直至今天,孫楊抵港,當香港媒體問他如何看待禁藥罵戰時,仍然認為是中國的強大,讓世界感到威脅。該金牌泳手始終未能明瞭,或無法承認,並非中國的強大,而是其實力暴漲後,是非觀仍停留在洪荒時代,才讓世人懼而遠之。就此而言,向香港年輕一代訴諸民族自豪感,以強化社會向心力,便成為注定落空的希望工程。

須知道,美國不止是世上頭號強國,也是其中一個歷史最短,卻又最多元、團結的國家。美國就好比大上幾十號的香港,來自七洲五洋的移民,組成這個國家人口的九成。不同膚色、不同信仰、不同背景的人,並非出於共同回憶,而是為着共同未來,而對美國充滿信心和向心力。

無論在晚清還是抗戰,當中國至貧至弱,從孫中山到黃作梅,香港最有理想的年輕學子,其民族認同以及對現代革命的投入,並未稍減。及至今天,中國日趨強大,卻未有同步指向文明;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比起1980年代初,又豈有寸進?失卻了共同夢想和信念,成為部分香港新一代,往分離主義尋求答案的源頭。

然而,無論是否符合史實,台獨運動亦須以「台灣地位未定論」為突破口。在諸多殖民地中,中國對香港主權的失而復得,卻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英國人不止把香港這所「房子」的鎖匙,隆而重之地交予「原業主」中國,更為此廣邀國際親朋來見證。而後者也以《基本法》為憑,讓「原住客」香港人,維持既有生活模式。作為共和國公民,700萬香港人在治權、住權上自有其地位,卻難以推翻與13億人共享香港主權的歷史正義。畢竟,這早已不是滿清皇帝與不列顛女王的私相授受。

請用文明說服自己說服別人

殖民管治本不義,香港人卻在付出各式代價,包括人命傷亡後,傳承了英人現代文明中的自由與法治。就正如法治社會必然嚴懲任何遭煽動的暴行,以維護每一名市民的生命與財產。我們同樣相信,任何政治主張,無論統與獨,都應當在選舉、學校、媒體當中,踴躍提出。

我首先是自由人,然後才是中國人。請用文明說服自己、說服別人。香港已回歸,但民主大業事倍功半。繼「民主回歸」論後,中、港當局和社會精英,必須直面青年訴求。未能建立道德威信和價值指向,再強大的管治機器,依舊是沒有靈魂的空殼。就此而言,從1984到2016,我們步向終結,也回到起始。

文:許楨

作者是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

原文載於2016910日《明報》觀點版

(觀點版編者按:港獨議題近期成為城中熱門話題。港獨思潮是如何萌芽和興起的?港獨思潮為何會成為當今社會的熱話?它與當今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狀况有怎樣的關係?這些問題,都是市民揮之不去的疑問。《明報》觀點版邀請了各界人士撰文,期望展開一場平和理性、擺事實講道理的討論,以增進讀者對此議題的了解。本周我們從政治、歷史等角度探討港獨議題,希望帶出更寬闊的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