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叔:大學生多過中學生

學歷貶值又稱學歷通脹,乃世界潮流大勢。

鄰近的台灣1995年教改廿多年來,大學由23所增至122所,在學大學生人數由24萬增至124萬,九成青年人能讀上大學。韓國大學生人數亦增加70%,起步較早的日本增加12%。雖云大家都明白學歷通脹後遺症要正視,但在社會上要求為弱勢社群向上流動、一片政治正確的平權呼聲中,各地政府也不敢輕言煞車。

台灣已出現了大學學位多於高中畢業生。因出生率低,更導致大學生人數多於高中生的局面。華人喜歡追求「大學生」學歷的情况下,高中後的技職體系少人入讀而逐漸崩潰,這又致勞動力市場供應呈現上大下小。因台灣是個代工島,其實需要大量技術操作員工,教育體系卻與產業需求脫節,以致大學生畢業後,失業率高於高中職技生。

如今大學畢業生高薪優職局面不復見,台灣大學生月薪台幣二萬餘三萬是常態。從拿薪資角度看,的確是「學歷無用」。

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便延後就業,躲進研究院再讀多個碩士。倘一天未能解決就業能力問題,可能只是飲鴆止渴而已,因為「學貸」不斷增加,負債更重。

須知學歷不等於實力,更不等於就業能力。學歷只說明你過去受了什麼培訓,不說明你未來的工作能力;也許說明你的考試答題能力或寫論文的技巧,卻不代表在職場的解難能力,未說明生活實際上待人接物的技巧。

以上所談的不只是台灣的前車之鑑,而是香港眼前面對的現實。家長和老師要調校以往的舊思維,陪青少年同行新路。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