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排外風蔓延全國 難民政策定必調整

9月4日,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往票站的選民絡繹不絕,新一屆立法會注定影響這個蕞爾小島的往後發展。同一日,遠在歐洲的德國,北部的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州(Mecklenburg-Vorpommern,下作「梅前州」),居民亦以手上一票投出新的州議會,最後總理默克爾所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受挫。表面看來只是一個州的政治光譜更迭,卻多少透露了德國未來發展的方向。

排外主義由地方蔓延至全國

有些評論認為,CDU的情况早在3月3個州進行的地方選舉時,已顯疲態,反映德國全國充斥一股高漲的排外情緒。誠然,迄上年年終難民懷疑涉及科隆等地的跨年夜性侵事件,以及周邊國家陷入恐襲的陰霾,全國排外心態確實有所增長(註1)。極右的「另類選擇黨」(AfD)在3個州共331個州議會議席中,贏得61席。但是,「默克爾嚴重受挫」一說在今年草長鶯飛之時,確有斟酌的空間。多數人都聚焦CDU在巴登符騰堡州(Baden-Württemberg,下作「巴符州」)支持度銳減12個百分點,但為何CDU在萊茵普法茨州(Rhineland-Palatinate,下作「萊普州」)和薩克森安哈爾特州(Saxony-Anhalt,下作「薩安州」)的支持度只是下跌3.4個百分點和2.7個百分點?若參考難民的分佈,方可知其端倪。按BBC上年的報道(註2),巴符州的申請庇護者佔全國12.9%,而萊普州只有4.8%,薩安州更少至2.9%——CDU的支持度與移民數字成反比,排他主義在當時比較傾向地方性,而非全國性。

真正令全國國民人心惶惶的,肯定是7月接連發生的4宗暴力襲擊事件。雖然事件都發生在德國南部的巴符州和巴伐利亞州(Bavaria),但由於案情嚴重,國內輿論對難民政策負評如潮。CDU今次在梅前州遭到挫敗,淪為第三大黨,其震撼不止在於它包括了默克爾國會議席所屬的選區施特拉爾松德(Stralsund)。梅前州的申請庇護者比例近乎是全國最低,只有2%,且州界並非與奧地利、瑞士、法國接壤,而是與波羅的海,以及難民不多的波蘭相連,排外的地方性因素理應不多;但AfD竟得到20.8%的選票,證明排外之風已有蔓延全國的迹象。

默克爾受壓調整 權力難被撼動

如此走勢,與默克爾同一陣線的政客自然愈想與她保持距離。這種情况在3月地方大選時已見雛形,近日更甚。屬CDU、巴符州的地方政客Frank Hammerle,就曾向內政部表達期望加緊人流管制的想法,後更獲受理,在當地增設百多名邊防人員。有份與CDU聯合執政的社會民主黨(SPD),也開始批評默克爾。SPD黨魁兼副總理加布里爾更在日前直斥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拖累教育,令人意外。當批評默克爾的聲音此起彼落、擁護難民政策的國民不斷下跌、黨內外施壓不斷,她亦難以獨斷獨行,只能作出調整。儘管默克爾仍為移民政策作辯,但早前卻呼籲歐盟和北非諸國簽訂協議,以更有效控制地中海的難民航線。雖然她表明這種做法對難民都有利,但確有借計抑制難民流向歐洲之嫌。她亦開始不忘提醒國民,德國的移民人數已有所減少。

「有一天,大家會厭煩默克爾的風格;有一天,黨內將不再支持她……當時代潮流轉變,就是謝幕的時候。」(註3)剛於上周日完畢的柏林地方選舉結果已出,對默克爾未見有利。不過認為默克爾會在明年的聯邦議會大選後下台,則言之尚早。綜觀現時630個聯邦議會議席,CDU佔254席,足有四成之多。有報道指加布里爾忽然批評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是為挑戰總理鋪路,但現今持193個聯邦議席的SPD,在上述提及的4個州之地方選舉中,只在萊普州的支持度有增長(0.5個百分點),要取代CDU成為第一大黨,機會不大。另外,立場中間偏右的《圖片報》副總編輯尼古勞斯.布洛梅認為,由於默克爾及CDU不太可能會與AfD合作,是以AfD難以成為執政黨的一部分(註4)。可見,德國暫時實在難有政客能撼動默克爾的權力。所以,德國在未來應會對過度寬容的政策作出修訂,如加強邊境管制(註5),以疏導民怨,但極右立場難成主流。畢竟,德國明白自己貴為歐盟「龍頭」之一,一旦採取明顯的人流控制措施,就會令歐盟其他國家,以至歐洲經濟區(EEA)、瑞士、剛脫歐的英國有藉口力爭移民政策的主動權。這涉及到歐盟的生死存亡,德國應該不會輕率處理。

註1:2015年9月一個民調顯示,37%受訪者滿意國內的難民數目,22%甚至認為應接收更多難民;〈德國人為何歡迎難民〉,《天下雜誌》

註2:”Migrant crisis: EU’s Juncker announces refugee quota plan”, BBC

註3:Stefan Kornelius著,楊夢茹譯,《梅克爾傳》(台北:商業周刊,2014),頁315

註4:〈默克爾如何應對民粹政黨崛起?〉,《金融時報》中文網

註5:直至本年6月,德國的邊防人員已制止了1萬3000多人入境,較上年全年的近9000人為高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