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阿扁

六月中下旬有不少台灣傳媒做廿年專輯,跟一些記者朋友見面時,談完香港,幾乎無一例外地,他們異口同聲感慨「香港很可憐喔,有法治,沒民主」。我總是回道,你錯了,而且是有兩個錯誤。

第一錯是,香港若真「可憐」,並不僅僅在於「有法治,沒民主」,而更在於原有的法治精神和制度受到嚴峻挑戰與衝擊,其所謂「法」也,很明顯走向面目全非的蒼茫境地,廿年已是如此,再過卅年又如何,已經不敢想像。

第二錯是,台灣看似有法治也有民主,但結果,又如何?香港可憐,難道台灣就不可憐?難道台灣就真有是非公義?

台灣之「可憐」,陳水扁案當然是典型。在民主制度下,選出一個弄權貪瀆的爛總統,不止是一人貪,更是一家貪,身邊的人也貪了再貪,而其經濟民生建設又停止不前,令台灣白白耗費了八年光景。阿扁的唯一「政績」,恐怕在於雖主張台獨並以炒作台獨起家,掌權後卻沒膽宣布台獨,至少保住了海峽兩岸之暫時不戰。李敖一直罵陳水扁是歪種的假台獨,半點不假。

其後,陳水扁下台了,也被告了,也判刑了,也坐牢了,卻在馬英九的總統任期末段以「保外就醫」為名被釋放回家,並且一保再保三保四保,至今仍然龍精虎猛地橫行直走、逍遙街頭。請問,這又是什麼樣的法治?又是什麼樣的是非?

陳水扁還不止橫行直走呢。前幾日還出現了一個動員了九成獨派人士的「赦扁大聯盟」,高調要求蔡英文在九月的民進黨全會前赦免阿扁的所有刑責,他們說,扁案是不公義的審訊,赦扁有助藍綠和解云云。蔡英文至今未表態,不一定成事,卻不一定拒絕,但僅是民間有此提出,已足顯台灣之欠缺是非精神。

特赦,並非不可以,也並非無先例,但「赦」之真義在於「赦刑不赦罪」,即先確認被赦者有罪並肯誠心認罪,然後才可因某些理由而赦其刑罰。可是阿扁有認罪嗎?有的。在調查和起訴期間,阿扁一家皆曾親口承認「做了法律所不容許的事情」,並願意歸還所有不法所得。但保外就醫以來,他們一家卻反口直罵審訊不公不義,純屬政治迫害云云。請問在這前提下,特赦豈非等同視法治為無物,公然告訴台灣人,有罪不必受罰?

如果真要藍綠和解,本欄早已指出,正確做法並非特赦阿扁而是忘記阿扁,唯有如此,始可把負資產包袱切除,讓綠營輕身上路。拋開阿扁,和解有救,台灣千萬別再在歪途上前行。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6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