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的制度好

中共有8875萬名黨員,從教育及工作上磨練鍛造他們成為民族中的精英。中國政府領導人的產生有既定的模式及程序,首先在黨代表大會到中央委員會裏產生黨領袖,繼而再由黨領袖的身分出發,去承擔政府工作。中國政府的產生與中國社會的教育制度密不可分:在教育時期,從小學參加少先隊、高中參加共青團甚至入黨,很多大學及留學精英分子也具黨員身分。從政府工作角度而言,他們要經歷中央的人大、黨代表大會等篩選才能進入政府部門工作。

在接下來的20年,中國的體制可能將面臨一個臨界區域。中國卓越的發展、人民生活安定是現今執政黨的政績,但這種發展是否能永遠持續、政績認受性能否持久下去,甚至如何將「中國夢」發展成「美國夢」般的規模,讓全世界人都可以共同嚮往,將成為對中華民族及中國執政黨的考驗。

與西方建基於民主選舉等選票認受性的政府不同,中國是因政績而被民眾認受的政府。「中國模式」需要建基於黨這個特殊的組織架構。這屆六中全會側重於「從嚴治黨」,以保持黨的優越性,避免走上前蘇聯的舊路。若黨能英明清廉、執行法治,那集權於黨的優點便能進一步被放大。中國能否維持自身制度並持續受人民的歡迎,將會成為與西方民主制度比併的歷史實驗。兩種制度的比較裏最重要的是中美關係,當兩種制度比較的過程中缺乏穩定的互動時,便容易演變成兩國激烈的對撞互碰。

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何智華整理

作者是香港政策研究所主席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