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懶惰

很怕跟某類人討論問題,這類人,除了慣性以偏概全,還經常印象先行,不願意花時間深入探討問題,就妄下結語,其實是一種思想的懶惰。

例如他們會說,立法會是垃圾會。拉布、擲物、流會、議員吵大架、議員講粗口等等,都成為他們認定「立法會是垃圾會」的印證。可是,議員為什麼拉布?為什麼要製造流會?他們吵些什麼?到底是議員的問題,還是議題的問題,還是制度上的問題,還是被迫出來的問題?他們沒有興趣深究。總之,吵拉擲流,就是不對。

雨傘運動期間,這些人沒有花時間去搞清楚佔中人士的理念,為什麼有家中溫暖被窩不睡,冒着風雨,冒着被拉被打,躺在街頭,到底他們反對的所謂政改,是真普選還是騙人方案?總之,瞓街、遊行、阻礙交通、阻人搵食,就是不對。

因此,他們對於反對派的印象,就是什麼都反對。至於反對派反對些什麼,其實又支持了些什麼,反對的事情是否真的有問題,他們亦無意深究。總之,反對他們心中所愛的國,或者是阻政府做事,不管做的是否惡事,就是不對。

電影《十年》拿了金像獎最佳電影,有人跑出來大罵有冇搞錯,可是,這些人當中,有不少連電影都沒有看過,有些還是圈中人,單憑印象,單憑題材,單憑立場,就可以否定電影的價值。

同樣地,如果你認為兩位立法會議員用這種方法宣誓來表態是「小學雞」,於是你支持當權者有權用盡,法官未判人大先釋法,用損害法治來打擊異見,其實你也是個思想懶惰的「小學雞」。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