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與暴力漫談

早前有醉心研究亞洲漫畫達三十多年的美國大學教授蘭特(John A Lent)指出,香港是擁有「全球最血腥的漫畫」的地方,語出驚人,本地薑竟然超英趕美?連一貫不乏暴力為主題的日本的漫畫也比下去?論事實,性與暴力漫畫題材,日漫仍穩坐老祖宗之位,但港漫這後起之秀在這兩方面的「進取」程度,則絕不比日本遜色。

1970年代初接觸日本的情色漫畫,描繪性愛過程繪影繪聲,熱血沸騰程度不下於手翻當年土炮鹹書《老爺車》、《咖啡屋》等(單睇書名已覺無丁點鹹味)。而香港人當然不甘落於人後,市面上偶有以成人題材作招徠的單行本製作,例如見過有以有錢仔想當然式荒淫生活的《荒唐二世祖》;更離譜的《清炒人心》——表面以鬼故事掛帥,謀財害命後以受害者器官烹調成佳餚款待上賓,恍如八仙飯店慘案前身,變態噁心;內容又加插不少性愛場面及對白,更把嫖妓細節交代,實在露骨過分。

那時就連港產電影都只盛行兩大元素,就是「拳頭與枕頭」,即標籤暴力與色情為主力。所以李小龍在唐山大兄片中,就連去報仇雪恨之前都要上妓寨鬆一鬆,讓肉彈露一露,即為例證。而漫畫界亦爭相效尤,「枕頭」已有前例,但畢竟漫畫是以少年兒童為主要對象,所以此等題材始終難以生存。但暴力漫畫卻又因當時電影的「功夫熱」而大行其道,膾炙人口的港漫經典《小流氓》,便是適時產物,加上當時社會治安不靖,在廉署尚未成立之際,小市民怨氣頻生,英雄出少年的龍虎三皇出現替社區大眾儆惡懲奸,令受眾怨憤得以投射,自然大受歡迎。

《小流氓》初期封面常以黑社會開片模式為題,身懷絕技的主角也少不免手執利刀、單車鏈等江湖武器打到血花四濺,絕不離地;內裏主人翁又必須有犀利功夫打天下,而且招招攞命,破肚穿腸已屬等閒。王小虎絕技「裂頭腳」,中者頭部如龜裂,十分駭人,卻如鹹蛋超人心口紅燈亮時最後使出的十字死光,人人等出這一招望穿秋水。雖然小流氓等人專殺惡人,原來卻以「收陀地」為生,但又被描寫為街坊英雄,得人敬重,實在有好歹不分之嫌。不過與較後期問世,打正旗號標榜社團人物的一系列「江湖」漫畫相比,社團世界中人忠奸善惡無從詳判,甚至對社團歌功頌德,捧為偶像者,過猶不及,則更難教人苟同。

小流氓效應影響,同業食髓知味,連忙推出類同的功夫漫畫系列。上官小寶的《李小龍》更是把當時得令的「真. 李小龍」信手拈來,一攫成為自家品牌,但改頭換面,內容又是離不開所謂江湖爭鬥。由於競爭愈見熾烈,暴力及色情風氣漸有脫軌之勢,終於政府有關部門出手,訂立「不良刊物條例」,逼令若干有風化罪嫌的漫畫停刊。在業界頓時引起軒然大波,人人自危。

《小流氓》為龍頭寶座之位,自首當其衝,後來作者黃玉郎認為,書中主角總有年長之日,不能停留於街頭小混混階段,便順水推舟,索性把早已家傳戶曉的《小流氓》改為日後影響深遠的《龍虎門》;又因應條例只針對刊物雜誌內容,於是將計就計,破天荒發行漫畫報紙《生報》和《金報》,把旗下漫畫系列更上層樓。由於發行期更緊密、內容更豐富,追看性激增,令銷量再創新高,相信當初亦未可預料。由此亦足見港人頭腦靈活,善用窮則變變則通的道理。

■世紀.info

香港舞蹈團大型武俠舞劇《中華英雄》

時間:11月25至27日(五至日)晚上7:45;11月26至27日(六、日)下午3:0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電話:3103 1809/電郵:xanthe@hkdance.com

文.歐錦棠

編輯.袁兆昌

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作者簡介:土生土長藝術工作者,「劇道場」創辦人,範疇廣闊,文事武略百足咁多爪,欲以一藝連接萬象,又不為萬象所包羅。閒來吃喝玩樂看戲閱讀搞舞台劇,熱愛生活。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6年9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