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十年

一部獲選為本年度金像獎的最佳電影,令「十年」成為了內地封鎖的敏感詞之一。「十年」二字的敏感程度,不僅在內地是禁忌,就連在港,一位電影金像獎頒獎禮的年輕編劇,都認為要向主席爾冬陞確認,可否在講稿中提及「十年」。爾冬陞以已故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的名言回應他:「我們唯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這句名言的原文為「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是出自羅斯福一九三三年就職美國總統時的演說。當時,美國正值經濟大蕭條,失業人口暴升,華爾街股災,銀行體系崩潰,國庫被恐慌的客戶擠兌一空。對於不明朗前景,美國人民固然感到恐懼和不安。面對國內人心惶惶,羅斯福先明言國家所處的困境,並激勵人民毋須恐懼,團結努力地面對挑戰。他提醒民眾,「我們在這些暗淡的日子裡所付的代價將是完全值得的,如我們能從中汲取教訓,意識到我們的真正使命,不是被服務,而是要為我們自己及同胞們服務。」(These dark days, my friends, will be worth all they cost us if they teach us that our true destiny is not to be ministered unto but to minister to ourselves, to our fellow men.)

同樣地,香港社會目前也是被黑暗、恐懼所籠罩,令特區前景充斥着不明朗因素。面對恐懼,有些人會如年輕編劇般,自我審查,以求苟且偷安。然而,筆者相信多數的港人,都不會向恐懼屈服,《十年》這部電影的出現、所獲的高度關注與認同,以至入圍金像獎最佳電影甚至獲獎,都是最好的例證,說明港人不會任由強權擺佈、聽天由命,我們會致力克服重重困阻,爭取民主政制,真正落實一國兩制,我們要親手掌握香港的命運。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