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黃易——破碎虛空 成道而去

去看達明演唱會之前,相識近廿年的友人M突然問我:還有看黃易嗎?我說好久沒有了。他說,《日月當空》幾有趣的。我知道他一直是黃易死忠粉絲,而我則在《大唐雙龍傳》之後已沒有再看,連網上遊戲《黃易群俠傳》也沒有玩。M說,有時間看看吧。我心中盤算,如果有時間讀大部頭的小說,我可能會看一直想讀而未有付諸行動的《戰爭與和平》吧。昨夜(五日)突然黃易離世,我的心裏卻彷彿踏空了一步,好像一個相識多年的朋友,來不及好好話別時已經走了,而我竟然好多年沒去見他。

黃易陪伴我渡過最青葱的歲月。中四五時,同學Mark知道我喜歡看書,推介我讀黃易、梁望峯。Mark因為太過喜歡《英雄本色》中的Mark哥,故取其名。他喉嚨痛時,會用YSL香煙治療。我自己的書單,通常是當代經典如馬奎斯、昆德拉等。不過我從不戒睇流行,直到現在我教書時也叮囑學生,暢銷的、經典的、好的、壞的都要看。我看的流行作品多靠朋友推薦,例如薄裝漫畫大師肥良,所以我看的流行作品多少攙雜了個人回憶。

Mark說,《破碎虛空》不得了。我對武俠小說不算很狂熱。金庸的我看過幾本,最喜歡的是《天龍八部》,不過從來沒有讀完金庸全集的心癮。倒是看完《破碎虛空》後,我便迷上了黃易。此書由博益出版社出版。我猶記得那時博益出版新書,會在大台的黃金時間賣廣告,所以黃易有新作也會上電視。現在很難想像文學作品會大賣廣告吧。不過,博益的老闆是大台,也可以說近水樓台。

江湖思考超越仇恨

《破碎虛空》分三冊為《迷宮悟》、《神魔決》及《天道驚》,單看書名已覺別具一格。小說以元初為背景,講漢人高手韓公度號召六位高手闖入驚雁宮奪取《岳冊》,企圖幫助漢人驅逐外族。其中一位年輕武林高手傳鷹,誤打誤撞之下看到廣成子遺下的《戰神圖錄》,了悟於心,及後在江湖闖蕩時,融匯貫通,得道去矣。此書雖以驅逐外族的老掉牙設定為背景,種族議題卻不是黃易要探討的。他的眼光倒是放在如何可能超越仇恨。

有幾個場面印在我腦海達二十年:漢人既有此行動,蒙古也派出高手截擊。其中直力行(漢)和畢夜驚(蒙),在決鬥中同歸於盡。同一時間同一地方,另外兩位高手在快要同樣同歸於盡的時候,卻懸崖勒馬,放棄殺死對方,醒悟人類自相殘殺的無意義。另一方面,蒙古為了阻止傳鷹,派出國師八師巴狙擊他。八師巴好整以暇坐在草原上等待。傳鷹一見敵人便揮刀向前,但下一個意識已經手中無刀,而是憶起無數個前世。

原來二人曾經是朋友、敵人、夫妻、路人……待傳鷹意識回到這個世界,二人早已是盤腿而坐,經歷了剎那及永恆。八師巴臨走時祝福傳鷹,並決定遁跡山林。二人由宿敵變為尋道中不可或缺的伙伴。黃易對於超越仇恨的視野,對照今日的世界,不無啟示。

悟人生 光暗一體兩面

現在想來,我某些人生哲學其實深受黃易影響。我雖然讀了十三年的天主教學校,思想色彩卻接近佛道。

初中感到難過時,便會閱讀蔡志忠的《漫畫老子》、《莊子》、《六祖壇經》,閱後豁然開朗。一口氣看完《破碎虛空》後,正值黃易自資搞出版社,開始出版《覆雨翻雲》。首次出版共廿九冊,歷時四年,他出版一冊我便買一冊,然後立即放下手上功課把它讀完。《覆雨翻雲》可說是《破碎虛空》的延續,故事設定在明初朱元璋即位後至靖難之變的時段。蒙古準備光復被明朝所滅的帝國,於是計劃派出武林高手殺盡明朝的武林精英。明朝的第一高手是浪翻雲,終日思念亡妻而得以悟出劍道,是為「唯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蒙古第一高手魔師龐班修煉道心種魔大法,同樣要經歷深愛上一個人,然後再狠狠忘記她的過程。二人相約八月十五、月滿攔江之夜決鬥,同樣因決鬥而找到得道的最後一塊拼圖,破碎虛空,得道而去。敵人不只是敵人,而是自我的一個對立面而已,要成就完整的自性,還需共同努力。所謂的魔,其實是世界的陰影,消滅陰影,並不能得見真相。萬事萬物在看不見的地方互相依賴。光明、陰影是一體兩面的事情而已。

藝術系出身 小說場景凌厲淒美

我是到了後來才知道,黃易念中大藝術系,而且在香港藝術館工作多年。因此,他的小說其中一個引人入勝的地方,是其場面設計。《破碎虛空》中,蒙古三大高手蒙赤行為與傳鷹一決高下,清空杭州整座城市,二人只交手一下,傳鷹便被震飛開去。當蒙赤行手下以為老闆大勝,準備恭賀他,豈料他扭轉身看他們,原來已全身焦黑,猶如遭受電擊,原來只是一場平手,整條鎮遠大街留下一條長長的黑色痕跡。《覆雨翻雲》中,厲若海為救愛徒風行烈,策馬出城,龐班卻在路上等着他們。厲若海把風行烈拋向空中,讓他親睹二人決鬥。厲若海持紅纓槍戰龐班(二人好像交戰了十三下),風行烈落下時,厲若海再把他接回,揚長而去,及至一棵大樹止。厲若海為保最後尊嚴,背對風行烈溘然而逝。這兩個場面都是極其凌厲及淒美的。

面對攻擊最好反應:靜止水面

在黃易的小說,求道重於一切。所有的國家社稷苦難、生離死別、兒女私情,都是為了成就悟道,超越自性。《大唐雙龍傳》中的寇仲,從水中月領悟刀道最高境界。他問,如何才能對攻擊有最好的反應?答案就是靜止的水面,什麼也能照得通透。《破碎虛空》的結尾,是蒙古騎兵苦苦追趕傳鷹至山上,並親眼目睹傳鷹躍入虛空。收到黃易離世的消息,我看見他一如傳鷹,騎着白馬,破碎虛空,成道而去。我是這麼相信的。

文﹕甄拔濤

編輯﹕蔡康琪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4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