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篩」的香港

前年雨傘運動,大家走到街上餐風露宿七十九天,就是為了爭取香港特首的「真普選」吧?

當時仍有不少人,還憧憬香港政府以至中共,在我們的堅持與領導者的「又傾又砌」下,會放手否定人大落閘決定,給予我們普選權利?

大家很清楚,答案最後是「不會」。

所以,由去年區選到今年新東補選,發生的大量種票、配票、界票加上失匙票箱,到今次選管會越權要求簽確認書,甚至「一女子」違法對候選人政治審查,以「我覺得」「我認為」對候選人作出的「真篩選」,也是我們本就應一早預見的事情。

可笑的是,腐朽的政權要求市民擁護「基本法」,卻同時視「基本法」的承諾如無物。事至今日,可見他們在乎的只是政權的鞏固;一切法治制度,只是任由當權者搓揉的橡皮圖章而已; 基本「大法」就是用來箝制市民自由的黃符。

其實由梁振英還未上任就提出的「五司十四局」起,已是以一己之好惡,為穩固權力滲透並破壞香港賴以穩定的所有制度。被揭發懷疑收賄犯法的行政長官,竟可以安坐權力寶座至今,若是真「港人治港」的民主政體,根本沒可能容得下這種領袖。

而在權力底層的香港人一再退讓、談判、抗爭;為了「求存」,有人甚至自我摧毁一國兩制,進入中聯辦繞過港府直接向北京談判;得到的結果?大家也心知肚明。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日益收窄,連安居樂業也已成不能實現的夢想;每天打開報紙,荒謬故事連載無間,一如其他國家。

另邊廂,政府卻連選擇性的「以言入罪」都實現了:警察揚言「女姦男殺」逍遙法外;平民在臉書說說「掟炸彈」卻上門拉人。梁天琦、陳浩天等港獨言論被打壓,印證了中共和港共政權的心虛和無法無天;高達斌、李偲傿這等跳樑小丑都可「踏上」政治舞台,可見議會政治制度之可笑與名存實亡。

從「自由幻夢」之中醒來吧。眼前的一切制度,只會愈來愈「篩」;我們的自由與權利,今天在,明天可能就不在了;甚至我這枝筆,可能明天也不在了。拉橫額、衝上台搶咪的騷已開到荼靡,大家能做甚麼、可做甚麼,我不能置喙;只道譚志強說,「香港年輕一代有無可能流血革命?」,馮智政說,「他們連抽血都不敢!」。我們是他倆口中的「年輕一代」嗎?或許,時間會說話。

九龍東(12名單爭5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黃國健、胡穗珊、高達斌、譚香文、謝偉俊、柯創盛、呂永基、胡志偉、譚文豪、黃洋達、陳澤滔、譚得志。

新界東(22名單爭9席),各名單排首位者按序為:

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