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林燕妮:飛蛾.觸痛 文:林若芬

六月七日。

早上。

家裏來了一隻漂亮的飛蛾,依附在牆頂。靜靜的。

是妳,是妳。

「來見我嗎?」燕妮,妳來了。*

「掛念妳這位摯愛好友。」Joyce說。

「林小姐想念妳」,燕妮的秘書Jenny也說。

看到這兩句留言。痛了,哭了。

再也忍不住,心在抽搐,淚如窗外雨,頭也脹痛,那是種說不出的痛,辛苦非常。

本來以為可以灑脫地面對妳的告別,沒想到,那兩句留言,一下子的觸動,如箭插入心,痛與淚如火山爆發,再控制不住。

燕妮,好掛念妳,真的,好掛念好掛念。

※ ※ ※

「萬人叢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三年香。」這是那年,為妳而記下的兩句。回首,多少個三年,多少個三年……

一段超越讀者與作者的感情,是妳與我間的永恆。妳永遠是我的龜龜,我永遠是妳的蛋蛋,龜蛋情緣,就是妳與我之間的默契。

「一日心期千劫在,後身緣,恐結他生裏。然諾重,君須記。」我會我會。那年某個晚上,龜龜將納蘭介紹給蛋蛋,從此,納蘭公子成為我們的再世知己。

五月三十一日。

早上。

龜龜走了,留下蛋蛋,守着大家的承諾。「四月年年有,就是你最好。」**那是妳在我的書頁內寫下的字句。往事如真寫不盡,唯有在此說句:燕妮,真的愛妳。

飛蛾終也飛走了……獻上祝福無限。

*《來見我嗎》,是林燕妮一本長篇小說
** 四月,是筆者的英文名字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