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華叔

翻開《基本法》的第一頁,是序言。序言的第一句是「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就是說,香港屬於中國是歷史事實,與政權無關,與政治無關。分離主義要香港獨立,不是政見問題,而是意圖分裂國土。這是大是大非問題,不能含糊。

翻開基本法的第二頁,是總則。總則第1條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這是政治現實,因此,特區政府有責任在香港範圍內維護國土的完整;最低限度,不能用公帑資助港獨分離主義。這是應有之義,合情、合理、合基本法。

立法會選舉是公帑資助的活動,立法會是公帑支付的機關,特區政府有責任確保不能出現港獨聲音和活動空間,這是憲政責任。至於特區政府用什麼辦法去確保、做法好看不好看,那是能力問題,不能混為一談。這好比在學校,學生交功課是責任,功課做得怎樣、及格不及格,那是能力。

至於在民間,不用公帑,是否就可以大肆宣傳港獨主張?有人以「言論自由」為由,誓死保護。港獨是近年才有的新生事物,香港的現行法律未能跟上,禁止港獨,可能無法可依。但自由並非絕對,如果社會有共識,對某些有損他人或社會的行為,自然可以立法規管。例如吸煙並不違法,是個人的自由,但當社會有共識,吸煙危害健康,便可立法規定不能在公眾媒體出現煙草廣告、不容許煙草商在社會上推廣吸煙的行為。

港獨的危害性,廣大市民目前仍然未能體會得到。以立法會目前的組成,或明或暗支持港獨的議員也是不少,就算政府提出法案限制港獨,恐怕不被否決,也會被拉布拉死。雖然立法會改選在即,新一屆恐怕也不會有大改變。因此,估計在往後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港獨的聲音和港獨分子,打他就「得戚」,不打就猖狂,真的是很難處理,着着在考驗特區政府的能力,直到社會認識港獨對香港的危害性,才能在某程度上凝聚強烈的共識。

華叔若在 政壇教育界當不至於如此

最近就有組織揚言要在全港中學推動成立港獨組織,要把港獨思想打入校園的每一個角落。這雖是癡人說夢,但學校必須提高警惕,慎防學生誤入歧途。哪怕只有一個,都是不幸。任何有正常智力的人,如果不是別有用心,都會知道港獨是一條死胡同;硬是要闖,輕則虛耗精力,重則盡毁前途。遺憾的是有教育界的代表公然表示,學生有自由,但責任自負。唉,對學生的不當言行不予指正,而是聽之由之、不予置評,實在是枉為人師!

執筆至此,不禁懷念司徒華先生。華叔若在,政壇當不至於如此,教育界也不至於如此!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