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何時懷念馬英九?

今天 (編按:2016年5月19日)是馬英九執政的最後一天,坐在總統府的辦公室內,朝中無人,頗像明朝末年,兇殘流寇在東,叛亂藩將在西,入侵異族在北,眼看政權崩坍,大臣們走的走、逃的逃、降的降了,剩下兩三個無處可逃的太監和宮女,君不似君,皇帝坐在金鑾殿上,悲從中來,懷着滿腔忿憤走到山上自絕。

君非亡國之君,臣乃亡國之臣,當皇帝死時,據說雙目睜開,心跳雖然停了,卻是毫不甘心。

馬英九長相陰柔,性格卻極強悍,當然不會自殺。畢竟是民主年代,政黨輪替乃兵家常事,輸了選舉便下台滾蛋,人民的選擇,別無他法。但,下台歸下台,下台得如此窩囊卻是一樁非常丟臉的事情,八年以來,不僅總統的民意支持率如瀑布直下,連國民黨亦分崩離析,內鬥程度之嚴重,絕不遜於李登輝掌權之時。

李登輝年代的國民黨出現正式分裂,有了新黨,也有了親民黨,馬英九年代的國民黨沒有分拆出新的小黨,但比這更慘,因為大家戀棧不出,像禿鷹啃屍也互啃,或利用國民黨的剩餘價值大貪特貪,或分佔國民黨龐大的不法黨產,或捧着國民黨的招牌到中國大陸勾結謀利,沒有紀律,沒有理想,有的,只是能搶就搶的內鬥意志。在貌若忠良的馬英九手裡,國民黨徹徹底底地死了。

洪秀柱目前所做之事,是開壇作法,替死去的屍體換血,企圖召喚黨魂重歸,如果她能成功,便是國際政治奇蹟,起死回生,不僅台灣歷史記着她,國際管治研究裡亦必有她的重要名字。

但話說回來,馬英九對台灣並非毫無貢獻,他在兩岸穩定的維繫上做了極多工作,就算你是獨派,不管將來成事與否,亦要多謝他於這八年所帶來的穩定。馬英九的「維穩貢獻」,成功理由既來自他的統派情結和血統背景,亦因得到中南海的配合和賞臉。中南海就是信任他、遷就他。在北京眼中,小馬哥像一位性格純良的子侄,遠遊在外,卻仍聽教聽話,即使偶有主見甚而調皮,終究是值得信任的人,有「血緣」關係嘛,所以,無所謂了,如在麻將桌上經常給他「鬆章」,要什麼給什麼,甚至願意由最高領導人在新加坡跟他見面握手。換是其他人,縱然同樣是國民黨,不見得能有此優待。

這樣的「維穩貢獻」在今天或被低估甚至藐視,但過了若干年後,當兩岸不斷動盪,當台灣因動盪而更沉淪,大家便將回頭懷念馬英九了。若干年,或是二十年,或是五十載,我這預言,皆必應驗。

原文載於2016519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