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配有「午餐肉政治」?

在電視機上看到我們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互擲午餐肉、指罵對方,一時誤以為身在街市,低劣之程度實在令人慘不忍睹。立法會換屆選舉,本來期望各黨派領袖交棒給年輕新世代可能會把議會文化略為改善,誰知議政水平竟然低處未算低,教人對未來4年更不敢抱任何奢望。你可能會覺得我的看法過於負面、過於悲觀,但且看看一些有啟示性的事實。

先看公民黨。他們的選舉口號是「實踐革新」,但在政治理念上所謂「革新」似乎只是走上激進本土自決路線。這可以從公民黨大量黨員率先支持方志恒等學者提出自決論述的《香港前途決議文》可見一斑。在政治意識形態上,新貴黨魁楊岳橋首天上任便帶着「大聲公」進入議事廳,一反公民黨以往溫和議政之形象,像是在預告「實踐革新」乃在於放棄專業議政罷了。如果你對公民黨還有絲毫幻想的話,宣誓風波可以清楚證實昔日之公民黨已今天不再。不要說事件發生超過兩星期後,在群情洶湧時,郭榮鏗才走出來勉強地說梁頌恆、游蕙禎兩人之行為「絕對不可接受」;言猶在耳,公民黨卻全力擁護梁、游兩人硬闖議事廳,把保安人員推得東跌西倒。到了這一刻,你還可以對公民黨有別的看法嗎?

民主黨理論上是新民主派在議會中的最大黨,但在宣誓風波中卻表現得毫無立場。面對着梁、游的粗暴侮辱「誓言」,黨團召集人涂謹申只在電台上淡淡地說「幽默輕鬆啲,OK嘅!」那民主黨究竟認為梁、游這般的「宣誓」是對還是錯?只把矛頭指向特區政府、大會主席是否真的認為他們在處理梁、游行為上是大錯特錯,比梁、游更罪不可恕?他們是不分輕重還是希望轉移視線、全力護短?他們沒有參與硬闖議事廳,但在後面搖旗吶喊,立場態度又與公民黨有什麼分別?期望他們穩定議會氣氛,為修補行政立法或拉近建制泛民關係出力似乎是有點不切實際。

偏激勢力已主導新民主派光譜

表面看來,公民黨及傳統民主派以外的議員似是一盤散沙,但事實上本土自決派,加上激進民主派實佔不少於9席,在政治形勢分佈上,是一股絕不容忽視,亦是新民主派中最大之政治力量,他們的重要性在政治議題上肯定得到公民黨之全力支持。在這不公開結盟的前提下,議會內偏激力量已最少增至15席之多。相對而言,民主黨在缺乏有作風硬朗、具懾人之勢的領導人物下,實在看不見他們如何可抵擋這股強大的偏激力量。充其量,在重要議題上,他們只會隔岸觀火,而不會另闢立場,尋求解決方法。

至於其餘獨立議員如葉建源、梁繼昌、莫乃光、陳沛然等,則更加沒有政治能耐獨當一面,影響新民主派在議會中之走勢。從這角度看,議會已再沒有什麼「溫和民主派」,相反,偏激勢力已主導了整個新民主派之光譜。

建制派那邊更是極度令人失望。幾位有專業背景之新人在宣誓風波中也實在看不見有何突出表現。容海恩身為大狀,在選舉時已平庸得令人吃驚,在這動盪的數星期中更是「音信全無」;身為律師的張國鈞和何君堯也不見得在法律論述上比沒有任何法律背景的普通人好到哪裏。那麼這些所謂新人看來只可說是在於「湊夠數」,而非真正高質素之議員。如此的班底,如何與行動激進、聲勢奪人的新民主派對壘?

從這局面看來,不斷流會、拉布、肢體碰撞、搶奪主席位、亂擲物件、議員互相指罵繼而動粗,將會是未來4年之常態。這樣的議會可有什麼作為實是難以想像。然而,這新形勢正令梁振英連任行情拉高幾線。難怪他在評論胡國興參選特首時,沾沾自喜地說,誰當特首也改變不了現今之困局。

施政寸步難行,更遑論重啓政改。但最令人憂心忡忡的,是這正意味着「一國兩制」之全面崩潰,指日可待。近期訪京,就連一些最開明人士也私下說,港人不要「一國兩制」,國家無重大損失,那便行「一國一制」吧!港獨是中央之最後底線,現任領導人絕對不會背負容許國家領土分裂之千古罪名。這是一個不能自拔的惡性循環:港人要公民提名,中央還以8.31;港人以佔中港獨回敬,那中央只會收緊「兩制」。如此下去,結果不言可喻。傳統民主派一方面說不支持港獨,一方面又全力護航,誓要港獨在議會中生根,你教中央如何理解和評估形勢?

一國兩制挺過未來5年已感恩無限

弔詭的是,拉梁落馬、爭取普選、落實「一國兩制」卻正正是每天也掛在傳統民主派口邊之目標。今天,我們不但與這些目標背道而馳,更令「一國兩制」危在旦夕,真諷刺!這幾天,網上正瘋傳末代港督彭定康於1996年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的幾句話:「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裏。」

不要跟我談什麼「2047」、什麼「二次前途自決」,「一國兩制」可以挺過未來5年,我已感恩無限了。

作者是民主思路召集人、前立法會議員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