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想年輕人成為教師嗎?——合約教師的成因與傷害

近日,社會大眾關注合約教師問題。為何有志成為教師的年輕人,即使表現多麼卓越,卻永遠無法得到穩定的工作,問題從何而來?

先介紹教育界的常用詞彙:編制教席,或稱作常額教席。香港每間資助學校的常額教席數目按教師與班級比例計算,小學是1班可獲1.5位老師、初中是1:1.7、高中是1:2。學校本應以長期合約聘請教師填補常額教席空缺,以保障教師專業團隊的穩定。至於不屬常額教席之教師,就是我們常說的合約教師。

現時中小學合約教師的出現,源於以下3點。

一、不肯增設常額教席

為了提升教學質素,學校以各樣撥款增聘教師。這些撥款有的來自學校的儲備或捐款,但更多是近年政府以發放現金形式的教育資源。即使是恆常的工作,政府卻寧可長期撥款也不肯增設常額職位。例如政府每年給予中學48萬作生涯規劃教育發展,學校只能以合約形式聘請生涯規劃老師,這些老師開拓嶄新教育工作,卻看不到自己的生涯發展前景。

二、容許學校凍結常額教席

教育局容許學校在獲得各持份者同意後,暫時甚至永久凍結最高10%的常額教席,折合成為現金津貼,讓學校「更有彈性地」運用津貼聘請合約教師。如學校選擇永久凍結教席,將令常額教席數目進一步萎縮,既影響教師晉升機會,也令教師團隊青黃不接。

三、「常額合約」的出現

「常額合約」即以短期合約形式填補常額教席,是最剝削教師權益的安排。為應付中小學的縮班問題,多年前教育局容許甚至鼓勵學校以常額合約聘請教師,令教師恍似入了編制,但仍可能約滿即止,保障遠遜於其他教師。

提升班級與教師比例刻不容緩

如今,對教育工作懷抱熱情的大學畢業生,只能擔任合約教師甚至是教學助理,看不見教育工作的前路;現時許多合約教師,已在校內工作了超過5年,累積了豐富教學經驗,與學生建立了良好關係,卻因為合約制度而隨時被迫與學生道別,如此荒謬的制度,誤了一整代人的教育!學校以合約形式聘請教師,根本原因是常額教席不足,提升班級與教師比例刻不容緩。

終審法院法官陳兆愷在2012年高翰儒一案的判辭,值得社會深思:

「教學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職業,而教師在下一代的教育和成長中擔當非常重要的角色。很多人認為向教師提供更大的職業保障是重要的,因為這樣才可以吸引高質素的人入行。」

作者是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