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朱凱廸?

朱凱廸打正旗號反官商鄉黑,意圖粉碎一直在新界鄉紳派「行之有效」的官商勾當,當朱高票當選,意味他將獲得更大資源與支持,去實現他的政綱。此行勢必傷及很多有關人士的既得利益。朱凱廸高調尋求社會關注,一為揭破鄉紳土共手段卑鄙,二來確實是尋求社會保護。至於黃洋達以自己亦受黑勢力恐嚇反證自己才是受實質威嚇的人,我固然不懷疑他受嚇,但論現時的政治影響力和破壞力,黃與朱是天壤之別,孰是孰非則大家自行判斷。

而我真正想點出,是經傳媒廣泛報導後,看了不少聲援朱凱廸的人,舉著「我們都是朱凱廸」云云的字牌,義正詞嚴的一副模樣。友人提醒,不是人人都可以當朱凱廸。你可以唔歎冷氣嗎?你會走去耕田?你會每時每刻關心城鄉共生的人嗎?如果不是,你憑什麼身份稱「我們都是朱凱廸」?在朱凱廸變得炙手可熱、成為傳媒焦點後才大義凜然地說明「我們都是朱凱廸」,很難不令人想像閣下是在「拎光環」和「撈政治油水」。不過,若然朱凱廸能從這些「支持」感到絲絲暖意,那倒不是一件壞事。

又有友人在群組發來的google聯署遣責威嚇、維護土地正義云云。是的,香港人都喜歡簽名、聯署和打卡,特別是宗教群體,點一下滑鼠,填一下資料,就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事、幫了忙一樣。其實我並非看不起這些舉動,我有時都只會聯署,只會寫下文字對時勢控訴,但我永遠提醒自己,這很多時候都是讓自己感覺良好,對於現實狀況的改變可謂微乎其微。

更重要的是,若你自我的良好感覺,過於你行動真正發揮的作用,這是一種你偽善。而偽善在香港網絡界、又或者在新生代,是重罪。

歎住冷氣又正在筆耕的我,今次就不在急住「些牙」「我們都是朱凱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