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林鄭提議3個經濟政策

筆者記得大約在3個多星期前,曾看見一篇報道關於林鄭月娥從3位「靠山」——任志剛、查史美倫和陳智思——學得經濟及金融的知識。至於林鄭真的學到幾多,當然是考過才知道。但從她的競選特首政綱中所提出的經濟政策,筆者沒有感到眼前一亮,只能說是普通材料,絕對不是「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

與其逐一評核林鄭的經濟政策,不如向她提出自己的意見,相信這會較有建設性。總括而言,筆者對林鄭的經濟政策有3個意見:

加快推動自動化科技

首先,在人口快速老化的社會,以自動化(automation)補充勞動力不足,是可以令產業的生產力得以維持甚或有所突破。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人口年齡中位數已上升至43.4歲,較10年前的39.6歲高出接近4歲,反映人口老化速度正在加快。此外,政府統計處估計本地勞動力將於明年開始下降,這將會影響勞動生產力和中長期經濟發展的潛力。

雖然林鄭曾處理過人口政策,並提出多項措施支持勞動市場健康發展,無奈,政府不斷面對種種社會及政治壓力,令人口政策未能發揮出預期效果,最終拖累本地勞動市場發展。

不少發達國家的政府憂慮人口老化會持續窒礙經濟增長,甚或造成經濟長期呆滯(secular stagnation),原因是當社會步入老年化階段,人口萎縮便變成一個遲早出現的問題。一旦這情況發生,經濟增長肯定會被拖累。現時日本和多個歐洲國家正面對這個嚴峻的問題。

人口老化與經濟增長是否存在一個相反關係?答案含有重要的公共政策啟示。最近兩位在美國任教的經濟學者Daron Acemoglu(MIT)和Pascual Restrepo(Boston University),採用計量經濟學方法,發現人口老化和經濟增長(以人均GDP(本地生產總值)按年變化計算)並不存在明顯關係。他們更指出,經歷快速老年化的國家會較快採用自動化科技,以消除老年化為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例如生產力下降。

兩位經濟學者的研究結果對香港來說別具重要意義。由於本地的勞動人口在短期內開始下跌,對香港的中長期經濟發展構成巨大逆風。然而,參考兩位經濟學者的研究文章,加快推動自動化科技將會為香港經濟注入新動力,令經濟增長維持在健康水平。

其實,一些面對勞工短缺和工資持續上升的本地行業已開始採用機械或自動化取代勞工。當中最佳的例子是在2014年,煤氣公司引入「煤氣自動化炒鑊機」,以幫助解決餐飲業人手短缺的問題。另外,根據一份本地報章報道,在嚴重人口老化的日本,一間當地室內農場栽種研究企業為了推動自動化農業發展,正興建一所全自動化室內農場。顯示科技的轉變可為產業注入動力。

強化與亞洲各國貿易關係

第二,預防中國經濟持續放緩和「去全球化」為香港經濟帶來的持續衝擊。過去幾年,中央政府選擇以較緩慢的經濟步伐來「去產能」、「去槓桿」和「去泡沫化」等問題,加上金融海嘯爆發後,「去全球化」逐步升溫,拖累環球貿易表現。由於香港是一個極度開放型經濟體系,環球貿易量下降和內地經濟放緩對香港經濟表現已造成負面影響。從政府統計處公布的四大支柱產業的資料顯示,進出口貿易佔GDP的比率在2005年攀升至22.5%,但在2015年已下滑至18%,反映外圍的經濟轉為弱勢和「去全球化」正在打擊香港外貿表現。此外,假若以增加值來計算,進出口貿易總額在2011至2015年的5年期間約處於4000億至4200億元範圍。這種呆滯情況是很難見到的。

「去全球化」和保護主義抬頭肯定為香港經濟帶來負面影響。猶幸,在2012年由東盟提出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將在今年底落實,展示亞洲各國致力透過自由貿易協定來穩定區內的貿易表現。在保護主義升溫的情況下,香港亦需要強化與亞洲各國的貿易關係,以提升自己的競爭力。

檢視創意及文化產業

第三,創意及文化產業有頗大機會已墮入樽頸。過去幾年不少研究香港經濟的學者均指出這產業可以成為新經濟引擎,例如其增加值佔GDP的百分比在2013年曾升至5.1%,較四大產業之一的旅遊業更高0.1個百分點。可是,在隨後兩年,創意及文化產業的增加值佔GDP逐漸回落,在2015年這產業的增加值更出現輕微收縮,情況令人擔心。

現時林鄭要做的事是檢視創意及文化產業表現轉差的原因,從而制訂相應措施,希望能夠幫助這產業回復以往的強勁走勢,始終香港需要一個新優勢產業,帶領本地經濟持續發展。林鄭作為候任特首,她絕對有責任找出有效辦法來為這產業重振雄風。

參考資料:Acemoglu, Daron and Pascual Restrepo(2017). “Secular Stagnation? The Effect of Aging on Economic Growth in the Age of Automation.” NBER working paper.

文:關焯照

作者是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4月5日)